寡人_东施娘【完结】(16)


“梅花香,太傅也香,都是香香的。”
素和微偏过头看殷辛,他今夜也没有戴面具,故而殷辛可以清晰地看到素和的脸,看到对方整张脸上的表qíng。素和双眼微弯,似乎真的被殷辛的话逗笑了。
殷辛被对方注视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就把脸埋到素和的肩膀上。
“皇上的生辰要到了,有什么想要的吗?”
素和也问了他这个问题。
殷辛听到了对方平稳的呼吸声,素和说话冒出来的一团白气,在空中很快就飘散开去,殷辛问他,“太傅要送寡人礼物吗?”
“嗯,所以皇上想要什么吗?”
“寡人想要太傅再做一只风筝给寡人,可以飞得很高很高的风筝,可以飞出无虑宫,飞出宫墙,飞到天上去。”
“飞那么高啊,那微臣不是要做一个超级大的才行?”
“是啊,上面还要写‘祝阿辛岁岁平安,快乐长大’。”
“好。”
*
素和背着殷辛走到红梅林的亭子坐下,让殷辛坐稳后,他把之前拿着的东西放在了桌上,是个包裹。素和打开包裹,里面是个暗红色的食盒。盒子上还有天府食几个字。
素和打开包裹后,又把灯笼还在食盒旁边用来照明,“虽然是趁热买的,但现在天寒地冻,可能已经冷了。”
他把食盒打开,是一个个小抽屉,每一层都放着不同的点心,而且还冒着热气。
素和突然唔了一声,说:“有东西忘了拿过来,皇上在这里等微臣一会吧。”
“好。”
素和很快就离开了,没多久,身影已经消失在红梅林。雪越下越大,殷辛哆嗦了下,把狐裘把自己包得更紧。
*
素和不知道走了有多久,殷辛在石桌上趴了下来,后面还闭上了眼,他睡着了,睡梦中似乎有人走近,但没有说话声,等被人唤醒的时候,殷辛揉了下眼,却因为牵扯到手心的伤口,拧了下眉。
“怎么都睡着了?”来人说。
殷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脸上还有点睡意,“太傅你回来了。”
“嗯,刚刚走错路,花了一点时间。算了,皇上困成这样,微臣背皇上回去吧。”
素和把殷辛送上了软轿,小夏子发现殷辛手心受伤后立刻差人去叫太医,又急急忙忙伺候殷辛沐浴。殷辛沐浴完又上完药,就窝进了被子里。
猫悄悄跳上chuáng,在殷辛的头顶窝了下来,小夏子瞪了几眼猫,但又怕吵醒殷辛,只好作罢。
小夏子放下了明huáng色chuáng帐,灭了蜡烛,寝殿陷入了寂静,窗户把风雪隔在了外面。
殷辛安逸地熟睡了,猫也打着小呼噜睡着了。

☆、第二十章

几乎下了一整夜的雪在第二天停了,整个宫殿银装素裹,上朝的官员也因此要越起越早,因为积雪难走,前几日还听闻兵部侍郎在宫门摔了个大屁蹲。
殷辛窝在龙椅里,透过珠帘打量他的群臣,恩,果然依旧保持神采奕奕的人不是很多,新探花郎申逢景倒是其中一个,大概还年轻吧。他已经成了翰林院编修,日日呆在翰林院里。
下朝后,殷辛刚回到无虑宫,就有人来造访了,无虑宫的宫人乌泱泱跪了一地,殷辛看着来人走进来,还夹着一身寒气,喊了声,“亚父。”
乌黎把身上的大裘脱下递给旁边的宫人,嗯了一声,微扭过头吩咐:“你们都下去吧。”
“是。”宫人们异口同声答了,如cháo水般退了下去。
他走近殷辛,把手放到镂空火炉上方烤火,殷辛看到他手上一点装饰都没有,倒是大拇指和食指之间有一条很浅的疤痕,白色的。乌黎神qíng很淡,长睫微垂,问殷辛,“过几日就是皇上生辰,有想过怎么过吗?”
又一个问生辰的。
殷辛只是说:“亚父决定吧,寡人实在想不到。”
“亚父曾经听先帝说,皇上最喜欢过生辰了。”乌黎扭过头淡淡看了殷辛一眼,似无心又像有意。
“寡人已经长大了,亚父。”殷辛低垂下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乌黎那边沉默半瞬,随后殷辛就感觉自己的头被轻轻摸了下,头顶处穿来乌黎的声音,“皇上,再过一段时间先帝的诞辰就到了,你要去看看他吗?”
*
他从来没想过去拜祭自己,恐怕放在皇陵里的只是他的衣冠冢,他的尸体恐怕早就被一把火烧得gāngān净净。他真正想见到的是他的两个儿子的尸体,他那英勇骁战的大皇子和他那才华惊艳的二皇子现在是不是只剩下森白的骸骨?
*
大雪封路,去皇陵的路并不好走,平时一个时辰的路程花了足足两个时辰,到的时候已是下午,故而到了皇陵,倒是先去了正殿休息了会,吃了点东西才下皇陵。
守皇陵的人前几日便知道皇上要过来,早就准备好拜祭的东西。殷辛进皇陵前脱下了大裘,乌黎走在后面,拜祭的队伍安静得有些过分。
待进到皇陵的内殿,乌黎突然停住了脚步。
“皇上自己进去吧。”
殷辛顿住了脚步,回眸看了乌黎一眼,这时他才发现对方的脸色几乎白如雪,没有半分血色。
乌黎只是脸色白,表qíng一如既往的平静,即使眉目浓丽,却也被他淡然的表qíng给冲掉了,就是无意落到水缸里的红槐,洗去原本的颜色,只留下了清香。
若是品尝,唇齿藏香。
殷辛回过头,继续往前走,一进内殿,哭丧的声音就响起了,巫师念着听不懂的古语,但每一句每一字都仿佛敲在人的心上,沉重让人无法呼吸。huáng纸飞扬起,他每一步都踏在了上面。
*
即使做好了准备,当真正看到两具棺材并排地摆在一起的时候,不管阻拦将棺材盖推开了,当看到骸骨时,手指都要掐进木头里。
“皇上,这不符古制啊,您不能打开,皇上!”
谁在他耳边说话?无所谓了。
推开另外一具,依旧是一具骸骨,穿着华丽衣裳的一具白骨,空dòngdòng的眼睛仿佛在盯着他一样。
他们会说什么呢?
说,父皇,儿臣恨。
还是说,父皇,你怎么不来陪儿臣?
*
皇陵的最中心只摆了一幅棺材,那个棺材足以可以让三人平躺。殷辛在棺材前站了一会,开口道:“打开。”
“皇上,这不能打开啊,冒犯先帝……”
殷辛重复了一遍,“打开。”
棺木最后还是打开了,里面果然只有衣冠,尸体并不在里面。
同殷辛进来的人已经全部跪了下来,巫师低着头吟唱着古语,殷辛抬起袖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哭腔。听得皇上的哭声,其他人恐慌之下,将头贴到了森冷的地砖上。
回宫的路上,殷辛刚开始还qiáng撑着,到后面脑袋不停地撞上马车壁,乌黎看了一会,坐到殷辛身边,手臂一抬,就把人带到自己怀里了。
“睡吧。”乌黎清清冷冷的声音从殷辛的头顶传来。
殷辛眨了下眼,便彻底闭上了眼,因为祭祀,他的眼皮还有点肿,迷迷糊糊要睡觉的时候,似乎感觉有人轻轻碰触了他的眼皮。
温热的触感,让殷辛拧了下眉。
最后,殷辛熟睡了,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马车已经停了多久,他挣扎着从乌黎的怀里起来,左右看了下,最后看向乌黎。乌黎似乎右边肩膀被殷辛睡麻了,正微蹙了眉小幅度地动了动自己的肩膀。
“已经到了。”乌黎似乎明白殷辛想问什么。
殷辛嗯了一声,双手摁上乌黎的肩膀,“寡人帮亚父按一下吧。”
乌黎微动肩膀,挣开殷辛的手,“下车吧”
*
殷辛的生辰那日没有下雪,他一入夜就被请到风良殿看杂戏团。
原来素和还记得殷辛想看什么,故而特意请了最出名的杂戏团进宫表演。殷辛果然被吸引了注意,聚jīng会神眼也不眨地盯着临时搭就的戏台子上看,看到一些惊险的表演时,忍不住从口里发出惊叹声。
乌黎和素和一人坐在他一边,剩下的就是文武百官了。
素和今夜看都没有多看乌黎一样,全把注意力放在了殷辛身上,甚至亲自喂东西到殷辛的唇边。
坐在旁边的乌黎淡淡扫了一眼,又收回了眼神,他似乎对杂戏团并没有兴趣,整张脸一点波澜都没有,如玉石般的手搭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指甲的前端也没有血色。
素和喂了看戏看了太认真的殷辛后,又从手旁的酒壶里倒了一杯酒,他这杯酒还没凑到殷辛的唇边,手已经被乌黎压住了。素和动作一顿,酒杯里的酒也洒了一点,他抬眼看向乌黎,眼里似有挑衅。
乌黎直接把素和手里的酒杯取了过来,垂眼一看,便仰头喝尽。素和看完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唇角微动。
殷辛好像并没有注意他们两个的动作,乌黎饮酒后,看了素和一眼,便起身走了出去,素和僵着背坐了一会,也起身走了出去。
他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乌黎站在廊下,他的视线投在假山后的竹子上。
“我这样照顾他,你不开心吗?”素和走近,声音略含讥讽。
乌黎没有回头,也没有答话,他只是站在那里,如同一尊玉石,素和觉得他现在连半点人气都没有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其实第一次接触到对方时就有了,只是那时候并没有那么严重,现在的乌黎越发沉默,也越发不搭理他,偶尔投过来的视线都像是赏赐。
“那酒里是有东西,上次梅林的点心也有,我就想看看你会不会在意他到这种地步。”素和也转过身盯着假山后的竹子看,“但你实际担心的是我给下蛊对吧,我这么多年只养了两只,已经全部用掉了,你知道的,乌黎。”
乌黎好像叹了口气,素和却恍惚回忆起乌黎当初刚开始同他在一起的时候。
他们一起焚香煮茶,谱曲写诗,乌黎那时候并不是在这样的,他那时候会笑,笑起来的时候眼波婉转,窗外开到靡丽的花都不及他半分。

☆、第二十一章

满腔怒火终于让素和憋不住了,他走近乌黎,猛地将对方推到了柱子上。他贴近对方的脸,突然亲上几乎有些冰的唇,眼睛死死地盯着乌黎。待发现乌黎只是微拧了下眉,眼睛半分波澜都没有,便直接咬了下去,待把对方的下半唇咬得血迹斑斑,素和才放弃般地松开了对方,露出一个惨笑,“我知道了。”
乌黎看着他,眼神平静到了冷酷,他甚至没去管唇上的伤口,任由血染红了他的唇,透了几分艳丽又几分凄烈。
素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他重新回到风良殿,坐到了殷辛的旁边。殷辛好奇地看了素和一眼,小声地问,“太傅你去哪了?”
素和转过头对他温和一笑,“喝酒有点急,出去偷偷气。”他瞥了眼仍放在原地的酒壶,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饮尽。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东施娘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