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_东施娘【完结】(4)


“你跟太傅说老实话?”素和顿了下,“有人脱你衣服是吗?”
殷辛不肯说,素和再问几句,发现对方似乎真要哭了,便只能放弃,他转而叫了小夏子,可小夏子也是,头都磕破了也不说。素和此时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能在皇宫里肆意欺负皇上,没一个人敢说,不就是现在一手遮天的乌黎。
素和去找了乌黎,脸色难看,“你碰了皇上?”
乌黎正坐在桌前看奏折,听到素和的话略蹙了下眉,随后又松开,一双眼里没有什么温度地看着素和。他生得美,却没有一分女气,此时冷眼看人,连素和都有些承受不住。
“你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素和面对乌黎向来取下面具的,因此他表qíng的变化更加明显地落在对方眼里。
“你碰了对吧,为什么?”
“他是殷敏的儿子。”乌黎一句话解释了自己的目的,可在素和看来,简直荒谬。
他看了乌黎几眼,最后甩袖而去。
难怪近来乌黎很少来他这了,恐怕都在殷辛那里把*抒发出来了。这事膈应了素和好几日,还是乌黎亲自上门了一趟,两人欢好了一回,素和的心qíng才微微好一些。
他看着乌黎微阖的眼睛,把想好的话说出来:“以后别碰他了,我会嫉妒的。”
乌黎拉起素和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说了声好。
素和这才真正开心,罢了几日课后终于重新踏进无虑宫。他去的时候小夏子正在指挥宫人打扫卫生,看到他连忙跪下。素和往内殿看,“我几日没来,皇上没有荒废学业吧,你且忙着,我进去就行。”
小夏子犹豫了下,还是退到一旁,看着素和往里面去。
素和缓步往里面走,一边轻声呼唤皇上。殷辛不知自己在哪里玩,冲出来的时候把素和吓了一跳,他自己倒没发觉,冲素和一笑。
素和这才发现殷辛赤足散发,衣带未系。殷辛冲出来后又迅速冲回内间,说让素和等他换了衣服。
素和想到上次那枚吻痕,就也跟着走了进去。殷辛没有注意到素和跟着他,他走到龙chuáng旁边,就把衣服给脱了,露出少年时期纤细的身体。光luǒ的背部因瘦而出现的腰窝,双腿更是笔直修长,脚踝处都格外纤细。
素和不得不说,这个身体的确容易让人产生yù.望。
殷辛脱完衣服,就转了个身,猫儿眼突然对上素和的眼睛,吓得都瞪大了。片刻,素和就看到殷辛往龙chuáng上一钻,只露出一只雪白的脚在帐子外。
素和走过去,唤了声皇上就要撩帘子,却发现帘子从里面被抓紧了。
殷辛的话也格外慌乱,“太傅,你先出去吧,寡人还没穿好衣服呢。”
素和没动,反而说:“太师给你穿。”
他刚刚似乎瞥到殷辛身上有印子,但不确定。
“不要。”殷辛拒绝的声音带着怯意,素和略想了下,便将帐子qiáng行撩开了。
chuáng上的少年见帐子被撩开,快速地缩回收手。他半坐在chuáng上,浑身不着一物,只是由长到臀下的长发虚虚遮掩着一身白得晃人眼的皮.ròu,双腿并拢,一双猫儿眼此时略惊恐地看着素和。
素和顿了下,走到屏风处取了殷辛的衣服,重新走了回来,捉住少年的手将人拖了过来,随后便开始为少年穿衣。
虽说穿衣,他的动作却格外慢,细细审视着这具身体。少年身上的茱萸格外红艳,仿佛被人捏玩过一番,素和伸手碰了下,就发现那东西颤了颤,随后耳边便响起殷辛软绵绵的拒绝声。
“太傅,不要碰那里。”
素和收回手,平静道:“可有其他人碰过?”
殷辛没说话,素和眼里的郁色顿时加深了,随后他还查看了其他地方,一看,脸色却是直接沉了下来。
乌黎竟然骗他,看那的印记,恐怕这两日还碰过。
“亚……呜,太傅,不要。”
耳边殷辛脱口而出的亚字也印证了他心中所想。素和憋着气松开殷辛,也不去看殷辛得了自由立刻又缩了回去,他从未想到乌黎竟然骗他,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又去跟他提,恐怕反而会让那人更加不快。
素和心里乱七八糟时,殷辛趁机穿好了衣服,偷偷摸摸下了chuáng就想从素和身边溜走,却被素和一把抓住。
“皇上,今日的课还没上呢。”
素和在殷辛的锁骨处用手指掐红了一小块,又在腿间掐了点印子出来。殷辛疼得眼睛蒙上水雾,“太傅,你为什么要掐寡人?”
“给你的亚父看看。”素和说。
乌黎第二日就看到殷辛锁骨上的红印,这还是殷辛自己玩得衣服领口大开,才让乌黎看见。
“这是谁弄的?”乌黎眼神一沉。
殷辛低头一看,连忙捂住领口,“没,没有人。”
乌黎没理他,直接将小夏子叫了进来,得知昨日只有素和来后,秀眉蓦地一蹙。

☆、第四章

殷辛看着乌黎明显难看下来的脸色,将自己的领口捂得更紧,几乎缩在宽大的椅子里。平日不上朝,他便穿着便服,很多还是他做皇子时期的衣服。内务府不给这个虚名的皇帝做太多衣服。小夏子私下难过得要死,但是对上殷辛懵懂的眼神,便说:“皇上,这些衣服都是先帝让人给做的。”
话刚落音,殷辛就说:“寡人不要新衣服,就这些就好了。”
小夏子抹掉眼角的泪光,夸皇上英明。
这件便服是件白底huáng裳海棠花纹的直领绸服,是苏州贡品,由十八位苏州绣娘亲手绣制。
乌黎目光沉沉,久盯着殷辛。殷辛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我倒低估你了。”乌黎不知为何,吐露出这样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夜里,小夏子坐在chuáng边打盹,突然一个响声把他给惊醒了,他连忙起身撩开身后明huáng色的chuáng帐,口里叫着,“皇上,怎么了?”
只见殷辛睁着一双猫儿眼,发愣地看着前方,他坐在chuáng上,玉白的额头冒了细细的汗珠。
“可是魇着了?”
小夏子看殷辛痴痴呆呆的样子,不免急了,又连唤了几声,才把殷辛喊出点反应。
殷辛抬手捂了下眼,声音又哑又低,“小夏子,我梦见……大皇兄和二皇兄。”
小夏子听了这话脸都白了些,伸手就去捂殷辛的嘴,“我的皇上,这些话可不能提。”
不能提,为什么不能提?不过是因为这殷朝已经不属于殷姓一族了。
小夏子见殷辛不说话了,才将手放下来,“皇上可是渴了?奴才给皇上倒杯水来。”
他忙走去倒水,走到桌边摸了下茶壶,铜金的壶身冰凉,手心一触,只摸到寒意。小夏子心里就是一顿骂,骂那些往日阿谀奉承的奴才如今换了风向,现在皇上夜里连口热水喝都没有。小夏子不敢骂出声,怕惹小皇帝难过,自己拿起茶壶借口说换壶更新鲜的便走了出去。
他出了寝殿,发现值班的宫人竟是在呼呼大睡,连他开门的声音都没注意到,气得他一壶冷水灌了两个脑袋。
“好两个不要命的奴才,我怕你们是不要这脑袋了。”
殿外小夏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透了进来,殷辛重新躺回了chuáng上,面朝里侧睡着。他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等小夏子回来,人已经睡熟了。
小夏子帮殷辛将被子盖好,心里想,傻点也好,若是当皇帝的是大皇子和二皇子,会被眼前的局势bī得疯魔不成。他又想到先帝,虽然冒着大不违,但他依旧想说,若不是先帝糊涂,轻信国师,怎么让自己三个皇子落到如此地步。
“可怜了……”
他自言自语道。
燃着的灯芯“啪”了一声,宫殿又重新落入了寂静。
第二日,素和很早就来了,殷辛见到他的时候愣了下,随后将手上的东西往后面藏了起来。yù盖弥彰的动作让素和微眯了下眼,但他却当没看见一样,温柔着声音对殷辛说:“皇上,上课了。”
殷辛哦了一声,又扭过身,过了半会才转回头,脸上有着为难,“太傅可否能等朕一会?”
“怎么了?”
而恰逢殷辛藏在背后的东西也发出了声音。
“喵~”
素和进来时便就看清楚了,小皇帝手里抱着一只huáng条纹的猫,估摸是只野猫。整只猫毛色杂乱,瘦瘦巴巴,这发出来的叫声也是凶悍的,不像寻常家猫一样娇滴滴。
殷辛闻得猫叫,身体都站直了些,眼神也游离起来。素和微一抿唇,道:“臣怎么听到了猫叫声?皇上可听到了?”
殷辛连忙摇头,一个小脑袋摇得同民间的拨làng鼓般,“许是太傅听错了。”他话音刚落,又响起了一声猫叫声。
殷辛顿了下,自己张口轻轻喵了一声。
“喵。”
跟那只huáng野猫凶悍叫声不同,殷辛这声轻飘飘的,仿佛在撒娇。
他自己叫完,仿佛也不好意思,粉白的脸蛋微微一红。
*
“国师,皇上落水了。”
来人禀告的时候,乌黎正在批改奏折,听到这消息,脸色微沉,“皇上下午不是在上课?怎么会落水?”
那人恭恭敬敬地跪着,“奴才不知,只知皇上似乎同太傅争吵了几句就跑出了宫殿。”
乌黎把手边的奏折放下又拿起,将视线重新放到奏折上,“救上来了吗?”
“救是救上来了,只是……”
为了这句不清不楚的“只是”,乌黎还是亲自去了一趟。去的时候一堆人围着湖边,听得国师驾到,哗啦啦跪了一地。
乌黎这才看到被小夏子抱在怀里哭得抽噎不停的小皇帝。他还穿着昨日乌黎见他时穿的便服,只是那件衣服不仅湿透了,还从腰侧到腿侧划了一个大口子。殷辛头发乱七八糟地贴在脸上,眼泪也糊在脸上,丝毫没有一个帝王的样子。
乌黎看了殷辛一眼,就去寻找素和的身影,那身影并不难找,素和没有跪,因此他们两个的视线一下子对上了。
素和站在离湖边最近的位置,一头长发发尾微微被chuī卷起来,而他手里捏着一只看上去已经断气的死猫。那猫似乎也刚从水里捞起来,滴滴答答掉着水。
乌黎只看了猫一眼,便知那猫是被人扭断了脖子,而素和捏猫的那只手手背上几道鲜红的爪印。
乌黎收回视线,对宫人吩咐,“把皇上送回宫,请太医过来。”
待宫人送皇上回宫,乌黎才走到素和旁边,嫌弃地看了眼他手里的死猫,“这东西还拿着gān嘛?”
素和沉默地看他一眼,把猫往地上一丢,才说:“他自己跳水里去捡猫,不关我事。”
乌黎把素和的手拉起来,看了看他手上的伤,“不说这个,我带你去擦药。”
乌黎深夜的时候才去见了殷辛一次,因为太医说皇上高烧不退,而且还昏迷不醒,若是明晨醒不过来,可能就再也……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东施娘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