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花掉马修罗场[穿书]_糯米饼【完结】(26)

  云瓷简直哭笑不得,哪有用指节揉的。

  坐在沙发上认真盯着平板的宁斯文推了推金框眼镜,问对面沙发上扭来扭曲的小一:“你们上次绑架云瓷发生了什么?”

  秦知昼有轻微的洁癖,刚才他注意到吉他店老板塞钱的时候粗糙的指尖不小心蹭到秦知昼拇指指节,如果是从前秦知昼离开吉他店就会拿出湿巾翻来覆去地擦手,今天竟然没擦手,改蹭云瓷手背了。

  小一正襟危坐,就跟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似的,一板一眼说:“老大威风凛凛,在工厂里以一当十,策马扬鞭。”

  宁斯文眯了眯眼:“说人话。”

  小一抖了两下,宁老狐狸又在眯眼了,他老实回答:“老大在厂房里和云瓷做了。”

  宁斯文推眼镜的动作顿住,中指竖在鼻梁上,不可思议问:“你说什么?”

  小一大声说:“我说,老大搞了云瓷。”

  宁斯文抓起桌子上的苹果重重地砸过去:“小点声,夫人还在宅子里。”

  小一顿时萎了:“哦。”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过关于云瓷的事情,给我从头到尾讲一遍,不准有遗漏。”

  小一想了想,屁股挪到宁斯文坐着的沙发上,用微弱的气声说:“之前老大看上的那个小癞皮狗大半夜的抱着酒瓶子哭,老大那天录歌走的很晚,咱们哥几个听到哭声还以为闹鬼了,过去一看是小癞皮狗,老大心疼坏了,问小癞皮狗哭啥,小癞皮狗说有人抄袭他曲子。”

  小一说到这里开始手舞足蹈:“宁哥你不知道,五大三粗的汉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跟个娘们似的,来,我给你学学。”

  宁斯文一脚把他踹下沙发:“学个屁,继续说。”

  小一揉了揉屁股:“这不老大就问谁抄的他,小癞皮狗就说是嫂子……”

  宁斯文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等等,嫂子是谁?”

  小一嘿嘿一笑:“是云瓷啊,我不是说了吗,老大和云瓷野.战。”

  宁斯文听的青筋直冒:“不许添油加醋,好好说。”

  “哦,老大心疼小癞皮狗,就带我们五个绑架了云瓷,拖到城郊的废弃工厂,对了,就是这个真人秀的那个工厂。”

  “开始事情进行的挺顺利,拿到了嫂子承认曲子是小癞皮狗写的录音,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嫂子开始亲老大,老大和就在工厂里……咱们也不敢听,就在外面守着,从中午到傍晚,老大完事出来咱们才回来。”

  小一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他绞尽脑汁,搜刮记忆,补了一句:“老大吃完不认,不许我们叫云瓷嫂子。”

  宁斯文狠狠抽了小一脑袋一巴掌:“不让你叫你还叫,是不是找打。”

  小一捂着脑袋:“可老大也不像讨厌嫂子的样子,天天把嫂子往月匈上按。”

  “什么?!”

  小一之前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还不如这句话对宁斯文的冲击大,他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旁边有人吗?”

  小一肯定地点点头:“三四个人吧。”

  宁斯文犹如困兽围着茶几转来转去,没忍住,解开领带往死里抽小一:“我不是叮嘱过你一定要看好老板吗?千万不能让她做出有损仪态的动作。”

  小一被揍得鬼哭狼嚎:“我们没反应过来啊,别打了宁哥,会死人的。”

  “抽死你算了。”

  闹腾的动静太大,从二楼走下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打着领结,头发一丝不苟梳到脑后。

  他制止宁斯文:“你的仪态呢?”

  宁斯文见父亲来了,狠狠瞪了一眼小一,双手背在身后,老老实实说:“对不起,爸。”

  “从刚才开始就听到你们的声音了,夫人最近神经不好,正在休息,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如果吵到夫人怎么办。”

  “我错了,爸,刚才看老板的综艺节目太激动了,没控制住,”宁斯文扶了扶眼睛,理智道歉。

  “小姐的节目开始录制了?”

  宁江火看了一眼平板,画面上秦知昼和云瓷坐在车上闭目养神,他的视线一扫而过,在看到云瓷时忽然顿住了,万年不变的表情有了波动。

  宁斯文低着头没看到这一幕。

  宁江火满是皱纹的脸颊不住颤动,他抖声说:“这……这……”

  宁斯文抬起头,急忙扶着宁江火坐下:“爸,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宁江火用力握拳再松开,如此反复五六次后指着云瓷问宁斯文:“这是谁?”

  宁斯文看了看屏幕:“她是云瓷,天成娱乐的艺人。”

  宁江火手哆嗦一下,撂下一句“我没事”拿起平板,急匆匆走上二楼。

  小一好奇地注视着宁江火的背影:“宁哥,老爷子怎么了,我来秦宅这么久还是头次见到老爷子失态。”

  宁斯文打好领带,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颗,禁欲又闷骚:“我也不知道。”

  秦宅在城郊,背靠青山,空气清新,景色宜人。

  宁江火踩着楼梯爬上二楼,一路小跑到最东侧的房间前,急切地敲门。

  房间里传来温柔的女声:“进来。”

  宁江火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女人跟前,跑的太急喘不上气,锤着胸口咳嗽。

  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满是疲惫,揉着额角说:“不要急,慢慢说。”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