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舞兰舟_寂月皎皎【完结】(7)

  正因为他在一旁看热闹,他很清楚地看到了是谁出的手。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实在不相信那艘红船上那文静美丽的绿裳女子竟是位高手。

  蓝兰叫了姐姐之后,那船立刻飞驰向岸边,离岸尚有十余丈距离,那绿裳女子摘下檐角挂的一串灯笼,手一甩,灯笼已经陆续散开,一字排开铺向岸边,人也已经踩着灯笼箭一般飞到了岸上,几乎同时甩手,十余枚燕子镖出手,及时救了云舟、蓝兰两条小命。

  蓝兰如遇亲人,哭叫道:"姐姐,姐姐,他、他是不是要死了?"

  云舟心里大痛,叫道:"别怕,别怕,我不会死。"但他心里却明白,内伤刀伤虽重,却不致命,可怕的是中的暗器,毒气已经袭向心脏,只怕片刻之间,便得与蓝兰天人永诀了。

  绿裳女子已走过来,掏出一个玉瓶,飞快倒出两粒褐色药丸,塞入云舟口中,又从怀中摸出一颗足有龙眼大小的白色药丸,也递给云舟道:"快嚼下去,运功催化药力。"

  云舟知她必是蓝兰至亲好友,忙依言行事。

  仇天翼冷冷道:"没用的,段护法的金线蛇毒来自苗疆,连他自己都没有解药,夫人你能救得了人?"

  绿裳女子回眸看他,道:"这倒不劳阁下cao心。只请阁下立刻离开这儿,不要妨碍我救人便好。"

  段如海哈哈笑道:"夫人说笑吧,我们千里追敌,好容易才抓到他们,夫人算是何等人物,竟想要我们功亏一篑?"

  绿裳女子冷冷道:"我也不算什么人物,不过是绝对不会让人伤害我妹妹分毫的。"

  仇天翼皱了皱眉头,道:"你真是这丫头的姐姐?"单从衣着气质来看,实在不像。蓝兰机警古怪,半点不讲究衣饰,有时简直像个出身低贱的小泼妇;那绿裳女子却始终表现出一种如牡丹般高贵娴雅的风采,连云舟都想不出这两个人会是姐妹。但听绿裳女子这么一说,众人细看两人面庞,果然有六七分相象。

  仇天翼一挥手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管了我们这闲事……"

  "只叫今晚伏侍我的女人又多了一个。"段如海打断仇天翼的话,几乎把这绿裳女子看作了囊中之物。即使这个女人武功再高,他也不认为她能逃得出这一gān高手的掌心。

  当然,这女子不是一个人,在她上岸之后,又有两名她的侍女踏着灯笼登上了岸,立于绿裳女子身侧。船夫早就躲了起来,船上那奶妈却抱着婴儿不见了,想是也避入了舱中;剩的一名侍女立于船头,持剑在手,看来是在负责保护那婴儿。

  但在仇天翼眼中,值得对付的,只有眼前这个绿裳女子而已,那两侍女的武功,显然极是平平。他淡淡道:"夫人执意求死,我也只得成全。不过你那孩子倒很是可爱,夫人要他一起殉葬,未免可惜。"

  那绿裳女子脸色变了变。仇天翼言外之意,谁都听得出来,一旦对敌,他甚至连那婴儿也不打算放过。

  那红船离岸并不远,对仇天翼等人来说,登船易如反掌,那侍女又能挡他几招?不过那名正守卫的侍女显然远远听到了他说什么,急促地对船中什么人说了什么。船上忽然放起一朵焰火,淡绿的,像初chūn刚刚吐绿的青糙,砰地飞上天,然后缓缓在空中炸开,经久不散。

  这次轮到仇天翼微微色变了。他本来也没打算多说这许多,不过因为此地是杭州,不想多生事端,惹人注目。但不料反而引起对方警惕,这焰火,显然是某种求救信号。

  不管对方是谁,他立即决定动手。他希望能在对方援兵赶到之前结束一切。

  天魔堂六名高手和他们带来的十余位武功不凡的天魔堂弟子一起动上了手。目标是四个小女人和一个受重伤的垂死男人。

  蓝兰和两名侍女武功平平,勉qiáng对敌,只能拖延些时间罢了,那绿裳女子武功颇高,但却遇到了天魔三艳,遇到了江湖上最可怕的天魔乱舞三花夺命阵,她能做到的,只能是自保罢了。

  段如海和纳兰德攻向云舟。他们甚至有把握一击致命。因为就是他们不去攻击,云舟也快死了。

  云舟一直低着头,对段如海等的攻击仿佛根本没看见。也许他的神智早就糊涂了。

  但就在段如海等的兵器即将触到他身上时,他忽然动了。

  他飞了出去。他的目标竟然是仇天翼。

  仇天翼正飞向那红船,他要找出那个婴儿,杀给那绿裳女子看。即使是黑道大魔头,许多人也不杀不会武功的人,更别说是婴儿了。可在仇天翼的字典里,并没有什么江湖道义。

  守在船头的侍女变了脸色,却没有半点退却。她举剑迎了上去。

  她当然敌不过仇天翼。

  可云舟到了,他的落英剑刺向仇天翼后背,力道之大,半点不像受伤的样子。

  仇天翼只有回身对敌。

  这时候船上又升起了一枚焰火,是纯绿色的,绿得极其澄澈,颜色比先前那枚深了许多,却同样缓缓炸开,经久不散。

  同时那奶妈也出现了,竟也提着剑,不要命地bī向仇天翼。

  一个屈云舟和两个婢仆,仇天翼并没有放在眼里,但他却着实的有些心惊了。毕竟,很少有人家连奶妈丫头都有这样的身手。她们的背后,会是怎样的人物?

  段如海这时又攻向蓝兰。蓝兰当然不是对手,但她的轻功挺好,反应也快,一味游斗,不时发出一筒两筒杏花天雨来,倒令敌手一时半会不能奈她何。

  纳兰德决定先去帮仇天翼对付云舟。他相信如果能抓到那婴儿,那绿裳女子绝对会乖乖就范。对方qíng况不明,可显然已经两次发出求援信号,再过来的对手会是怎样的人?纳兰德心里全无把握。

  纳兰德正要飞渡上船,忽然横里飞来一剑。他刚挡住,后背又过来一剑。他回头,头就有些疼了。

  来了足有十余名武功不是很高却足够可以牵制他们部分力量的武者。就和那日他和桃花粉遇到的一样,穿着各色各样,有的一眼可以看出是酒店的伙计或是当铺的朝奉,也有的像是看门的,跑腿的。不过这些人没有蒙面。也许,这些人根本不怕别人认出来,因为这里不比江北,这里根本就是他们的地盘。那他们是……

  纳兰德心里有些寒,他叫道:"不要拖延时间,速战速决。"

  仇天翼也想到了,他全力攻出一式"横扫千军",云舟和那侍女、奶妈联手也接不下来,竟各喷出一口鲜血来,船儿也晃dàng起来,几乎要倾覆了,舱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那奶妈闻声,也不顾自己伤痛,立时要返回舱中查看,仇天翼一掌过去,正要取她xing命,云舟拼命掷出一剑,将他拦了一拦。那侍女和身而上,也向仇天翼击去,那架势,分明是不要命了。

  仇天翼再击一掌,云舟再受重创,那侍女已然倒地,兀自在叫道:"青燕姐姐,快带小少爷走!"

  那奶妈想必就是叫做青燕,她脸色煞白,抱持婴儿在手,道:"你识相的最好现在就走,不然我家姑爷来了,你非被五马分尸不可。"

  仇天翼狂笑道:"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他再次bī向那奶妈。

  云舟还要举剑阻挡,可竟连剑都无力举起了。

  这时来了帮手,两个农夫样的人飞上船来,挡住了仇天翼。

  仇天翼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二人打入了水中。但当他回身看去时,不觉暗暗心惊:岸上来援的各色人等已经增加到二三十人,而且还不时从林中路边跃出一人两人来加入战团。这些人显然是以那绿裳女子马首是瞻,足有十余人加入她和天魔三艳的打斗中,保护着她。蓝兰身边也围了七八人,竭力为她挡住进攻,全然以防守为主,并不与其余天魔弟子搏斗。段如海与其他天魔弟子想欺近蓝兰,竟不容易。

  仇天翼知道现在己方虽然还是占着绝对优势,再拖下去就毫无把握了,竟一掌劈向船侧。那船立刻破一个大dòng,向一边倾倒过去。那青燕抱着孩子遑急四顾,只见先前那绿裳女子用来踏脚的灯笼早已各自飘去,远非自己功力能到达了,不由大叫道:"夫人!夫人!二小姐!!"云舟踢起琴桌,让它远远落水,飞快拉起青燕,跃了上去。

  仇天翼正要去追,便觉双脚被人拖住,低头一看,竟是早就躲开的两名船夫。那两名船夫显然不会武功,一见仇天翼瞪住自己,立刻放手,跳入水中,逃得无影无踪。

  绿裳女子显然发觉qíng况紧急,叫道:"快去救我孩儿。"

  刚来参战的大部分人显然只顾保护那女子了,并未注意湖中发生什么事,听她这么一叫,才各各大吃一惊,回身前去救援。但那船已飞快沉去,转眼只剩下一点飞檐露在水面上,不一会儿连飞檐也不见了。众人便要去救援,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只有几个轻功较好的,折苇飞渡,却眼见也来不及了,仇天翼已赶上云舟二人,一掌yù劈过去。

  这时忽听一声长啸,足有几十枚亮晶晶如流星样的东西向他身上招呼而去。仇天翼人在水上,竟凌空翻身,将几十枚暗器尽数躲过。

  云舟看那人蓝衣蓝袍,俊美非凡,犹未反应出这人是谁,身旁青燕已经喜叫道:"秦公子,快救我家小少爷!"

  云舟才知来者是当日在江边小镇替他们挡住天魔三艳的"万点寒星"秦飞星,不觉心怀一松,人已堕入湖中,青燕功力原不够,琴桌重心一旦失衡,也落入了水中。原来云舟受创极深,那绿裳女子给他服用的分明是极品的祛毒和疗伤圣药,才使他能勉qiáng支撑参与搏斗。但他在船上为救人又一再受伤,早已支持不住,踏在琴桌上几乎随时要昏过去,现在一见秦飞星来了,因知道秦飞星武功极好,不觉暂且放下心来,略松一口气就内力就散了开来,倒了下去。好在岸边驰援的人也已来到,且多半会水,立时将他和青燕背起来,游向岸边。青燕手中的婴儿,在落水时被青燕高高举了起来,秦飞星一手捞过,抱入怀中,回手又打一把暗器击向仇天翼,正是他的成名暗器铁流星。仇天翼不知来者是谁,却深知这铁流星的利害,只得再次闪避,回身在半空一个转弯,竟未落水,稳稳踏在了那张犹自沉浮的琴桌上。

  秦飞星看得也不禁大为讶异,一边向岸边飞驰一边叫道:"兰丫头,这人是谁呀,你哪里找来这么多的利害对头!"

  蓝兰自然没工夫回答他,帮她的人有一半跑去救那婴儿,她实在是应付不过来那许多的高手了,段如海的一双魔爪,甚至已将右臂的衫袖撕下了一大片,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寂月皎皎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