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清冷师尊也这样_谦谦近桃花【完结+番外】(14)

  师兄们听了个个一边笑他一边同情他,有问阿年有问狗的。只有大师兄听了路越的话之后,既不好奇那只狗也不问阿年葬在哪里,而是问他:“你亲狗时,师尊在哪?”

  如果是其他师兄这么问,路越肯定从善如流地随便说个地方,离韵山这么大,地方随自己胡诌。但大师兄在路越眼里不一样,大师兄是男主,师尊是他白月光。

  路越目光如剑,眸中闪闪发光,笑道:“师尊就在我旁边。”

  ……

  路越被针对了。

  大师兄一如既往,是师尊最受宠爱的大弟子。

  师尊对路越冷冷的,大师兄对路越也冷冷的,但他们俩人坐在一起时,俩人都暖暖地,仿佛百年不见的好友,谈笑往来。

  路越拎着一壶酒,坐在最下首,重新感受了一把小透明的待遇。

  师兄们和师尊久别重逢,个个都挤在前头,个个都是邀功的孔雀。

  路越一口将杯中酒喝干,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什么灵力都没放,任由自己喝倒了。

  李欲雪在高座之上,眼神跟着弟子们的话转,哪个弟子在邀功,他眼神就转到哪里。好几次,路越以为他在看自己,马上要关注自己了,实际上却是在看他的师兄们,或者听哪个师兄听得入神。

  路越那颗久已不见的嫉妒心在今夜长了回来。

  他嫉妒,他不甘。

  他想将李欲雪从椅子上拖下来,或者拿出捆仙绳直接将他绑在椅子上,让他不能动弹,自己为所欲为。

  ……

  或许是因为这种念想太强烈,当迷迷糊糊看到李欲雪的脸就在自己近前时,路越绑在手腕上的那条白练倏忽飞了出来,差点当着师兄们的面将师尊绑了……

  那次临走时,大师兄的脸色一直没缓过来,亲自去了路越的院子里,开门见山:“即便师尊不提,你也该下山了。”

  路越当时什么表情,没人看到,因为他脸上的伤遮盖了一切神情。

  后来,其他几个师兄都或多或少地提过,六师兄更是拍着他的肩膀长吁短叹。

  言下之意,别觊觎咱们师尊了。

  *

  在师兄们面前,他二人还算师慈徒孝。师兄们一走,李欲雪的脸又变成了高山冰雪,转身便回。

  路越想了想,去了师尊闭关的必经之路上。

  ……

  手中白练如蛇,蓄势待发。

  事已至此,他不可能将亲李欲雪那一口还回去;亲都亲了,哪有不亲到底的道理?

  果然,没过多久,李欲雪便来了,手上拎着个巨大的铃铛,足有半人高,这半人高的铃铛在他手上如纸片一样轻,随着李欲雪的步子“铛铛”作响。

  白练没飞出去,捆仙绳也没飞出去,路越飞出去了。

  李欲雪刚转过岩石拐角,便被路越一把掼到岩石块上,按紧了。

  路越还没来得及实施下一步,忽然听到李欲雪嘴中迸出惊恐又惊讶的一声“路越!”

  路越震惊了。万料不到他会脱口而出一声“路越”!

  李欲雪似乎也没料到,立刻闭嘴了。

  路越听到这一声迟到了两百年的“路越”,是喜大于惊的。但这份喜悦之情维持不到0.0001s,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平时结巴半天叫不出来,这种时候叫出来了???

  忍辱负重两百年,路越已经想过一千万种绑人的方法,甚至预习了一万种姿势,只为任务完成。

  这一刻,路越所有的计划被这一声“路越”给打断了,他一把捏住李欲雪的下巴,恶声恶气道:“张嘴!再叫一声!”

  李欲雪怒瞪他:“你干什么?!”

  冰雪从空气中凭空生出。

  路越眼前飘过雪花的那一刻,手上已经被凝结的冰刺破了。他蓦地松开李欲雪,后退余丈。

  李欲雪站在满身冰晶雪花之中,被他捏过的雪白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

  第15章

  路越从那一天,彻底解开了疑团。

  怪只怪李欲雪装的太好,十一个师兄弟,竟没一个怀疑他!

  他哪里是记不住自己的名字!连自己擅长什么功法,有什么法宝都一清二楚,比路越自己还清楚。

  他师尊什么都知道。

  那些年的星星都不是白看的!亏他当初还自作多情地陪他看星星!李欲雪最擅长八卦推演之术,他是知道的。

  自己因为他快疯魔了,放着自己的穿书局不管,一陪陪他两百年,结果他还是故意高洁的一批,他忍不了!

  路越将李欲雪恭恭敬敬地请进了屋,自己则反手关了门,靠在门框上,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不知真心假意。

  “坐,师尊。”

  李欲雪转身看了一眼凳子,依旧站着。

  路越眉头一挑,笑得有些不自然:“为了迎接师尊,这里每日都会打扫。师尊不会洁癖也好了吧?”

  李欲雪没说话,默默坐了下来。

  路越居高临下地审视他:“师尊什么时候记住我名字的?为什么不肯叫?”

  李欲雪本就话少,面对路越的质问,他始终一言不发,垂着眼眸沉默。

  路越眉头一跳。

  他高不可攀,他就要盛气凌人。

  他将李欲雪旁边的一个凳子踢开,双手搭到他肩上,俯身又问:“你什么时候记住我名字的?”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