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清冷师尊也这样_谦谦近桃花【完结+番外】(19)

  要是隔壁洞庭山掌门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一定再不说自己“无双”,而该大骂“无耻”!无耻的事情他虽然还没有做过,但是想过梦过,这么一想确实够无耻的。和洞庭山掌门这种徒手抓老鼠的人比起来,还要无耻!

  这种无耻的人,一只老鼠算什么?就算将他按到泥坑里,李欲雪也觉得自己罪有应得。

  洞庭山掌门和老鼠玩了一会儿,那老鼠便一溜烟地从管道中溜走,洞庭山掌门很惋惜的模样:“跑了。”

  “……嗯。”李欲雪礼貌又疏离地应了一声。

  他表面上应答,心思还是飞远了,想将路越吊起来打。就算以后自己真的被这孽徒给怎么地了,他也想先揍一顿才好。可是现在被关在这种地牢里,连路越的衣服边边都摸不到,何谈揍人?

  李欲雪眼神直直地看着铁栏之外,有些气馁,还不如绑到床上,好歹能动手。

  洞庭山掌门见他若有所思,安慰道:“待习惯了就好。”

  李欲雪回神,忽然想起他刚才的话,惊着了:“你刚才说被关十多年了?”

  “是啊,想当初我也算……算不得风华无双,也是玉树临风啊!现在李掌门看我,恐怕……”洞庭山掌门说着苦笑了一下。

  “……”

  如果路越回来,拿着捆仙绳再绑他一次。也不是那么糟糕……

  第20章

  李欲雪在地牢里,渐渐习惯了,监牢除了李欲雪和洞庭山掌门还有老鼠,再无第二个人,连铁门都不响一声。唯一不能忍受的是,旁边的洞庭山掌门太吵。每天拉着他说话。

  “你和你小徒弟真的不能和好了?”

  这个问题,洞庭山掌门已经问过很多次了,李欲雪起先不回答他,后来坚定地摇头。

  靠着李欲雪出这地牢,似乎行不通了,洞庭山掌门有些气馁,坐了一会儿,突然问到:“对了,忘记问一声,李掌门的小徒弟叫什么?”

  “路越。”李欲雪顿了一会儿,似自言自语道:“道路的路,越过的越。”

  这话一落,忽然听得外面铁门轻微地响了一声,洞庭山掌门和李欲雪同时看向那道铁门。

  洞庭山掌门几乎激动起来,一边盯着铁门一边道:“李掌门,再说一遍!”

  李欲雪却一声不吭。

  洞庭山掌门见他不吭声,对自行对着那道铁门大声喊道:“路越,道路的路,越过的越。”

  无人应声。

  洞庭山掌门恨铁不成钢!

  但第二天的时候,铁门“铛”地一声响,有人进来了……

  *

  银发赤眸的青年,坐在中间,被一群妖魔鬼怪包围着。

  明明是很显眼又招摇的长相,却像离韵山上多余出来的一个人,更像是这个世界多余出来的人。只有他李欲雪注意到了这个人。

  招摇的有些晃眼睛。李欲雪眼神跟着葡萄转了一下,又垂了下来。

  一个妖娆的男子正在给路越喂葡萄。

  路越一看到李欲雪来了,头一歪,躲过那颗葡萄,笑开来了:“坐,师尊。”

  李欲雪目不斜视地坐了过去。

  “听说,师尊在地牢里想我,念念我的名字?”

  “洞庭山掌门问起来而已。”

  “不管如何,是第二次听师尊喊我的名字,为了纪念一下,这些是奖励。”路越手一挥,那群人仿佛得了圣令,全部奔向了李欲雪。

  李欲雪冷冷道:“不必。”

  路越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剥了一颗葡萄,送到李欲雪嘴边:“师尊,吃吧。”

  李欲雪偏开脑袋。刚刚才从地牢里提出来,他现在觉得自己一身尘灰味,在洗干净之前什么都不想碰。

  路越自顾自地将剥好的葡萄扔到嘴里,咬一口,吞下去,道:“怎么能不要?这可是我为师尊精心挑选的。”

  李欲雪疑惑地抬头看他。

  路越笑着看他,缓缓凑到他耳边:“师尊见到这么多美人,不开心吗?”

  李欲雪被这一口气吹得,顿时想到了自己算的卦好像不准了……

  路越顺势抬起手,温柔地摸了摸李欲雪的脑袋,近在咫尺地盯着李欲雪的眼睛,道:“保证师尊很享受。”

  李欲雪看看路越,看看这群人,本就雪白的脸更白了一层,脑袋在路越手掌下一抖。他宁愿路越自己动手!

  路越看到李欲雪脸色有变,终于开心了。

  这时来了个小魔兵,气势不足地喊他:“魔君。”

  路越放开李欲雪,接过他手上的东西,扔进了香炉,手指一点,不过片刻,冉冉香云烟袅袅升起。

  李欲雪努力屏住呼吸,生怕吸进去不该吸的东西。

  路越见他脸色发白,安慰似地拍了拍他:“安神的,我怕师尊太激动了,对身体不好。”

  听到路越这句话,李欲雪直接吸了一大口,咳嗽了两声。还挺好闻的。吸进去之后,李欲雪就更加的郁闷了,总觉得自己吸进去了不得了的东西。

  路越奇怪道:“我记得师尊挺喜欢这种熏香啊?”

  李欲雪现在想将路越按在地上打!

  路越离开的时候,李欲雪跟了两步。

  “师尊,这里就是给你准备的,很适合你。”路越停了步子,歪着脑袋对他笑。这张笑脸再也不令人心跳了,和梦中那张脸重合,甚为恐怖,笑得甚为恐怖。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