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清冷师尊也这样_谦谦近桃花【完结+番外】(6)

  大师兄忙将野猫接过来,一行人正要回去时,他忽然觉得少了什么,想了半天,终于知道少了什么。

  “小十一呢?”

  一群人互相看了半天,终于惊觉路越不见了!

  “小十一不是一直跟着师尊的吗?刚刚他是跟着师尊走的吧?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

  众人齐刷刷地看李欲雪,李欲雪抬起眼眸,无不遗憾地表示担忧:“我没注意到他。”

  十个师兄慌忙围着李欲雪,问他刚才经过了哪些地方。他们都知道师尊总是记不住小十一,但没想到这么个大活人跟在他后面,也能把人给弄丢了。

  李欲雪带着十个弟子在附近找了一圈,竟是没找到。

  ……

  等回来时,才看见路越一身脏土混着血,等在户主家里。

  路越脸上的冷意在见到一群人那一刻,骤然消失,笑了。

  李欲雪从来记不得他这个小透明,吃饭上课不记得带就算了,打怪丢了他,找只野猫而已,他掉到幻境里,李欲雪竟然发现不了!要不是有007给他开挂,恐怕早就丢了性命!

  大师兄忙过去问他:“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刚刚师尊急得什么样,我们在那边找了好几圈!你怎么受伤了?”

  路越看了一眼李欲雪,实在看不出来一丁点“急”的模样。

  李欲雪的面容像是千年雪冻住了一样,看到他,既不惊讶也不遗憾,一丝热气都冒不出来。他甚至偏开头,不去看自己,仿佛久居尘世之上,瞧不得这样他这样灰头灰脸。

  难不成还能脏了他的眼睛?!

  路越笑了一下,这笑声中带了一丝极清浅的冷哼。

  这么清高,活该他羞愤到自尽!

  ……

  第6章

  路越觉得自己像十一个师兄弟里多出来的那个“一”。

  被忽视被透明被不重视,心里终究不是滋味。明明自己和他们没差,为什么李欲雪就是记不住自己名字?

  十一个弟子,偏偏记不住他?

  平时师尊被十个师兄立体环绕,他在师尊眼里是透明体质,和他说话的机会都寥寥无几。

  这天,路越带了一枚淞叶指环,准备送给李欲雪。淞叶指环是魔族特产,算个不大不小的宝物。

  李欲雪擅长八卦推演之术,所居之处是个巨大的八卦阵。

  路越先是站在院子外面喊“师尊”,无人应声。他这才沿着旁边的羊肠小道小心走了过去,一直到正屋,依旧不见李欲雪的身影。其他地方他没走过,不敢随便乱走,只好在正屋门口一声又一声地喊。

  照理说,他师尊不论在何地,只要有人踏进八卦阵之内,就可以感应到。如果不搭理他,只有一个可能性,师尊不想理他。

  路越在门槛外站了一会儿,忽然转身,直直朝着院门口走去。

  “站住。”

  彼时李欲雪坐在一颗分叉的长青树上,连带着那颗枝繁叶茂的长青树也冷清起来,仿佛落了一大片的雪花覆盖在其上。

  路越展开笑颜,仰头道:“师尊原来在啊!”

  “那什么……”李欲雪停顿了一会儿,放弃寻找名字,问道,“找我何事?”

  路越现在最烦师尊叫他。每次都是犹豫结巴半天,末了还是喊不出全名!一想到此处他便火大,恨不得扑过去,从树上拖下来,按在地上,伸手去将师尊的舌头拉出来!

  路越压下心头恶念,手上的淞叶指环滑进衣袖中:“……师兄们都在学剑法和阵法,只有我闲着,所以来问问师尊,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

  李欲雪垂着眼眸看他:“你的师兄们入门已久,你和他们不一样,本门修行最重心性,你初入门,每日打坐三个钟即可。”

  “今日修行已毕,所以……”路越说了一半便停了,笑着看他。

  李欲雪静静等了一会儿,见他在等自己,这才道:“若是无事,便将各处扫一遍吧!”

  路尘:“……”

  “也可以不扫。”

  “扫!”路越忙应下来,“从师尊院子开始,可以吗?”

  “嗯。”李欲雪飘了下来,抱着阿年出去了。

  路越:“……”

  路越非常想完美完成自己的第一次任务。

  李欲雪让他扫院子,他便认真扫院子。心想,这样一个听话的徒弟,师尊没理由会不喜欢,迟早会说全自己的名字,迟早会对他好。只要李欲雪对他好一点,那以后绑人的理由就是“因爱生恨”,完美至极!连原身绑人的理由都一模一样!

  阿年跟着李欲雪回来时,路越在种花,拿着花盆,满手泥污,笑道:“师尊,我看院子里花都快枯死了,便自作主张,给它们换个大点的花盆,重新装了土。”

  李欲雪有点儿意外,转瞬即逝,点点头:“好。”

  阿年见到花便要往上冲,路越立刻净了手,伸手。阿年欢欢喜喜地跳上了他的手,路越摸了摸,道:“阿年身上脏,等会蹭脏了师尊的衣裳,我给他洗个澡吧?”

  阿年在他怀里非常舒适,张嘴打了个哈欠,窝在那不跳了,睁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看李欲雪,又歪着脖子看看路越。

  李欲雪十分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冷冷的神色终于淡去,带着一丝无奈的气息:“难为你了。”

  “为了师尊,不难为。”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