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遭遇_[法]纪尧姆·米索【完结】(76)

  他继续幻想着,直到发现雯卡是真的在呼吸。

  我的老天。这怎么可能?安娜贝尔明明用铸铁雕塑砸了她的头,而且她的胃里还注满了酒精和药片。的确,精神药物会减缓心率,但他刚刚检查时,明明没有感受到任何搏动。他把耳朵贴在少女胸前,他听到了心跳声。这是他听过的最美的音乐。

  弗朗西斯没有犹豫。他不可能为了完成任务,用铁锹砍向女孩。他真的做不到。他抱着雯卡走向自己的四驱车,把她放在了后排座位上。接着,他发动汽车,向梅康图尔山地驶去。他在山里有座狩猎木屋,有时去恩特罗纳打羚羊时会住在那儿。一般来说,他去那里只需要两小时,可今晚,由于交通不畅而花了双倍的时间。当他驶入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时,天已蒙蒙亮了。他把雯卡安顿在木屋的长沙发上,点燃壁炉里的火,又添了一大把柴,烧了壶热水。

  开车的时候,他想了很多,最后做了决定。如果这孩子醒了,他会帮她就此消失,从零开始。帮她去另一个国家,用新的身份,过新的生活。类似于那种线人保护计划。不同的是,他不会去找什么政府机构,而是打算求助光荣会。为了洗钱,那些卡拉布里亚黑手党已经在他身边转悠一阵子了。他决定让他们把雯卡护送回美国。他清楚,这样一来,自己将被卷进深渊,但他也明白,生活里总会出现难以承受的考验。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也正是他的生活写照。

  弗朗西斯准备了一大壶咖啡,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这时,雯卡醒了。

  接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曾经掀起轩然大波的姑娘,在某个地方重新现身,宛若新生。

  所以,在某个地方,雯卡还活着。

  这就是我编写的故事。我在调查中搜集到的种种线索(弗朗西斯和黑手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流向纽约的钱款、我与雯卡在曼哈顿的偶遇),可以证明它的合理性。

  我愿意相信这版故事是真的,即便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以目前的调查情况看,没有任何人可以完全驳倒它。作为一个小说家,我能为雯卡·罗克维尔事件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我写完小说,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图书馆。外面,在秋日的阳光下,黄叶正在密史脱拉风中旋转舞蹈。我感觉很好。生活不再那么令我恐惧。人们大可以攻击我、评判我甚至摧毁我,我随时都能拿起手边的旧圆珠笔和皱皱的笔记本予以反击。那是我唯一的武器。不值一提,却强大无比。

  一直以来,依靠这唯一的武器,我才得以度过漫漫长夜。

  真真假假

  由于纽约是我真正的心头之爱,我小说里的故事一开始都发生在北美。后来,渐渐地,一部分故事在法国展开。几年来,我一直想写一个发生在蔚蓝海岸的故事,那是我儿时的故乡;尤其是发生在昂蒂布的故事,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

  然而,仅仅有意愿是不够的,小说的书写往往是个脆弱、复杂、不确定的过程。直到写出被大雪拖垮的校园,以及被孩子们拖垮的成年人,我知道,时候到了。就这样,《玫瑰的遭遇》的故事以南法为背景缓缓展开。以两个时代的双视角再现这些地方,为此我深感快乐。

  然而,小说不是现实,陈述者也不是创作者:书中托马斯的经历只属于他自己。苏盖特路、《尼斯早报》、拱廊咖啡厅、芳多纳医院虽然都是真实存在的,但小说对它们进行了文学处理。托马斯的初中、高中、他的老师和亲朋好友,都是虚构的,或者说,都不同于我少年时的记忆。最后,我向各位保证,我还没有在一座体育馆的墙壁里藏过尸体……

PS:如果觉得52不错,记得收藏网址www.52shuku.vip或推荐给朋友哦~拜托啦 (>.<)

传送门: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