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尽头是民国_傅国涌【完结】(48)

  1920年,两位世界级的大学者——英国的罗素、美国的杜威相继来到长沙,曾在湘雅医学院演讲,福湘女中的学生有幸前往听讲,就是学校组织的。学校还会经常邀请社会各界的名人前来演讲,1934年是福湘女中建校20周年,当时的湖南省主席,就是那个提倡“读经”的军阀何键也来做过一次讲演。学生回忆,那天,他带来一班全副武装、腰挂盒子枪的卫兵,他一登台,卫兵就立即分左右站开,隔一段距离站一个,一直站到了楼梯的下面。他们两眼紧盯着会场上的听众,虎视眈眈。学校虽然通知学生今天听演讲,任何事都不能离座,不过学生没有想到是何键,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架势,心里发慌,哪里还有心思听讲,所以何键讲了些什么,她们都忘记了。一个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吓得尿了裤子。此后提起,师生都很不开心。

  有一年,蒋介石来长沙,长沙各个学校的高中学生都被集中起来,听他演讲或者干脆说是“训话”。在一个很大的礼堂里,男女学生坐得满满的,福湘女中的学生坐在比较后面的位置,她们看不清楚蒋的模样,因为没有扩音器,她们也听不清蒋讲了什么,只记得当时蒋正在讲话,突然有一个男生站起来,大喊了一声“报告”,蒋问:“什么事?”这个男生弯下腰,满面痛苦地说:“我肚子痛。”蒋说了一句:“让他下去。”该男生就出去了,当时也没有人注意。

  原来,真实情况是这个男生与同学打赌,他所在的学校队伍排好之后,他忽然对同学说:“今天我想和蒋委员长谈谈。”旁边的同学说:“开玩笑,你哪有资格?!”“我一定要和他谈谈,如果谈上了,赌什么?”接下来就发生了上面的这一幕。君临天下的蒋介石也许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中学生开了一番玩笑。大人物何键到中学演讲的架势把学生吓得尿裤子,更大的人物蒋介石却被学生游戏了一通浑然不觉。这都是那个时代发生在长沙的小故事,也许不起眼,却永留在当年中学生的记忆深处。福湘女中的毕业生殷达在编著《福湘史话——湖南私立福湘女中校园散步》一书时,记下了这些真实的点点滴滴。

  福湘女中虽然可以邀请何键演讲,但和同时代的许多学校一样,它在权势面前其实并不那么低眉顺眼的。也是在20世纪30年代,湖南一个大官有两个女儿同时来投考,姐姐被录取了,妹妹却被淘汰了。那位大官愿意捐给学校一笔巨款,条件就是录取小女儿,学校没有接受,理由是学生必须经过考试才能录取,哪怕巨金也改变不了这个简单的原则。第二年,妹妹也终于靠自己的努力考进来。此事在学生中曾被传为佳话,只是那位官员的名字没有被记住。

  “永远不要期望平步青云”

  一代法学家吴经熊1920年留学美国,在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得到霍姆斯大法官的赏识,当时霍姆斯已年过八十,德高望重,而他只是一个20多岁的普通留学生,他们之间却开始了长达14年的书信往还。霍姆斯的那些来信,对于吴经熊未来的法学生涯和人生道路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虽然不会有一个可以量化的答案,但毫无疑问,这位一脚踏人了前沿法学领域的青年学子,在他学成归国之前,与一位在美国法律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的相遇,注定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在阅读他们之间的通信时,我一下子就被吴经熊1933年4月2日写给霍姆斯的那封信抓住了-

  “在您一生众多的教诲中,我感到最伟大的一条就是:永远不要期望平步青云。您将我从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的名誉诱惑中解脱出来。本能的冲动是惟一激励着我去创造一种美的、和谐的生活的动力。我初涉人世、阅历浅薄。但我会试着在这张白纸上绘出自己喜爱的画卷。”

  那一刻,霍姆斯已92岁高龄,而吴经熊也在中国法学界风生水起,成为民法典的编撰人,也是《宪法草案》(著名的“五五宪草”)起草人,但他没有因为自己的名望和世俗的成功而沾沾自喜,反而战战兢兢,以“永远不要期望平步青云”告诫自己,这一句话正是声名显赫的霍姆斯大法官给予他的教诲。在古老中国的价值图谱当中,平步青云一直是读书人乃至社会各阶层的人追求的梦,功名之心几千年来始终捆绑着这个民族,有多少人能在内心深处超越这样的企图?即使生前以淡泊名利自许的那些高人,骨子里真正在意的也是身外的名声,特别是死后的名声,就是所谓的“不朽”,人们念兹在兹,想要寻求的三不朽,无论是立功、立德还是立言,说到底都是要给自己求得点什么,要生前,也要死后。一•句话,中国人缺的是一■颗平常心,总想出人头地,做t人,就是不想做一个平常人。所以,吴经熊面对这位令人敬重的异国老人充满感恩地说,正是他将自己“从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的名誉诱惑中解脱出来”,只盼望在人生的白纸上画出自己喜爱的画卷来。这样的境界是中国历史中常常匮乏的,是一个重视现世功利、缺乏超越信仰的民族很难企及的。

  在吴经熊的回忆录《超越东西方》中,他讲述了信仰上帝的历程,包括如何在信仰上跌倒,如何再站起来的痛苦经历。他的一生见证了一个法学家在现实与超越之间的彷徨、挣扎和追求,他在致力法学之余,以典雅的“诗经体”将《圣经》中的“诗篇”译成了中文。在他走过的这条路上,自然不能绕过年轻时与霍姆斯相遇的那一段,他为此而无比感恩。他们开始通信不久,他曾在1921年11月23日的信中不卑不亢地写下这句话:“我们年龄差距大,但相对永恒而言,年岁与世纪无足轻重,我们的故土遥距天涯,但相对宇宙而言,海洋与陆地又算得了什么?”这样的文字今天读来依然令我心动,他们之间的交往超越了身份、年龄、种族、地位等一切的限制。只是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来往,虽然当吴经熊在中国出生的1899年,霍姆斯已在美国发表了传颂久远的那篇演讲《法律与科学及法律中的科学》。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