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_廿乱【完结】(26)

  余隽趴在窗台上向外望,水波荡荡,微风拂脸,美好舒服。

  司茂南已经取下了口罩和棒球帽,他从进门开始目光就没从余隽身上移开过,他看到余隽为一个靠人工湖的包间而开心,为他做什么都值得的。

  余隽享受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回到座位上坐下。

  一张大圆桌,两人坐同一侧,方便待会上菜。

  服务员问他们要不要自己去选海鲜,不想选也可以由他们代选。

  司茂南柔声问余隽:“想去吗?”

  余隽现在就像在寒冬里吹了一小时,然后喝下一杯热茶,心里暖洋洋的。

  余隽问他:“你有没有什么不能吃的?”

  司茂南看着他说:“和以前一样,点你喜欢的。”

  余隽:“我知道了。”

  司茂南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变,净叫他自己点自己喜欢的。

  其实这边就像是一个海鲜加工市场,不过所有的工序都安排得紧紧有条,倒不觉得乱。

  他们都不是养生派,司茂南带他来这儿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余隽点起海鲜来半点不手软,白日里的不爽得到了很好的疏导。

  他点了石斑鱼,基围虾,皮皮虾,螃蟹,又点了些贝类,路过饮料摊位时,要了两个老椰子,老椰子的水比青色的椰子甘甜,其实都是司茂南爱吃的。

  服务员按照余隽点的口味要求给他们安排制作菜肴。

  吃的也不是什么高档餐厅,也就不用讲究那么多了。

  余隽回到他们的包间时,他要的两个老椰子已经送了进来,司茂南正拿着吸管吸椰子汁。

  他还适时来一句:“是我喜欢的椰子水。”

  余隽:“本来就是你自己选的地方。”

  司茂南一脸无辜:“我和你一样,是第一次来。”

  余隽在原来的位置坐下,莫名觉得这位置好像跟司茂南拉近了点距离,是他的错觉吗?

  “我点的是白灼虾,椒盐皮皮虾,还有螃蟹用来煮砂锅粥,炒一些贝类,你还要不要点些别的?”

  “你点的都是我喜欢的,没有不爱吃,余隽,你在跟我客气什么?”司茂南背靠椅背侧头看着他,眼里写着认真。

  余隽从兜里摸出一根烟,说:“你是我老板,客气不是应该的?”

  司茂南把他即将咬进嘴里的烟抢了过来:“你以为我想当你老板?”

  余隽只好再抽出一根,点上:“这是准备炒了我吗?”

  司茂南没有向余隽要火,而是又把他嘴里的烟抢了过来咬在嘴里,吐烟时,反问余隽:“你说呢?”

  “抢我有烟有意思吗?”余隽差点被他的行为弄到恼火。

  “烟瘾还是这么大,我早上进你房间就闻到了。”司茂南并不他生气,余隽特别好哄。

  突然被关心到的余隽:“……又没让你进去,我烟瘾大不过你。”

  “宝贝儿,我戒烟了。”司茂南将烟按压在烟灰缸里。

  余隽差点被他这句宝贝儿给呛到,直勾勾地看着他:“我信你?说谎前要不要先打一下草稿。”

  他们在公司见面的那天,司茂南面前还有刚熄掉的烟头。

  司茂南被他看着,也想起来了:“……意外。”他确实戒了一段时间,偶尔心情底少的时候会吸一下,“总之,这几天我没怎么抽。”

  这倒是,余隽不置可否:“但这不能证明你完全戒了。”

  司茂南温柔的盯着余隽提议:“行吧,你少抽,我全戒,对肺不好,行吗?”

  司茂南的语气明显比任何时候都温柔,打得余隽措手不及,猝不及防的戳到他的软肋。一直以来,他最抵挡不住的就是司茂南的温柔大杀器,今天,这个大杀器指向了他,不难受,甚至还有点点高兴。

  鬼使神差下余隽点头:“行。”

  司茂南满意地点头:“乖。”

  余隽给他一个冷漠的眼神,指着自己:“老板,我劝你换个词儿表达。”

  司茂南从善如流:“好的,余助理。”

  靠,怎么听着被调戏的样子。

  余助理又没办法起身揍他老板。

  正好,服务员开始给他们上菜,借着喝椰子汁挡住自己的情绪。

  司茂南真是个移动的荷尔蒙,余隽可劲儿的被他撩,但又不知道怎么处理。

  王八蛋,也不知道他如今撩过多少人。

  服务员进来时,司茂南用帽子挡了挡脸,并没有被对方认出来。

  两人现在都是饥肠辘辘的状态,专注吃海鲜。

  吃得个肚圆后,两人吹了会儿湖风才离开。

  返程开车的依旧是余隽。

  两人之间的气氛还算不错,只谈夏市的美食和旅游景点,谁也没提过往。

  车停在酒店门前停车场,两人都没动,车内很安静,下车前,司茂南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他盯着前方,问道:“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余隽才低声说:“不能了吧。”

  一晚上营造的良好气氛,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第14章 戒烟

  余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他只知道跟司茂南刚订下的少抽烟约定才三个小时不到就被破坏了。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后悔两个字。

  后悔,就是后悔。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廿乱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