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_廿乱【完结】(39)

  司茂南不情不愿的把口罩戴好,想再牵余隽的手,却发现这家伙离自己一臂之遥。

  有些人离你很的近,但你却觉得很远,有的人离你很远,你却觉得很近。

  他现在总算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余隽对他的态度若即若离,他每天也都患得患失。

  也不知是谁在折磨谁。

  即将进各自的房间时,余隽刷门卡的手一顿:“你的腿还疼吗?”

  司茂南摇头:“不疼了,我今天还跑了一上午。”

  余隽说:“那我给你按一按?我今天把工具盒子的精油带回来了,想着你应该会用上。”

  司茂南对过往之事的愧疚填满全身,恨不得现在就当场抱住余隽,他忍了忍。

  “那你过来给我按一会儿。”其实他身体挺好的,并不是很累。

  可是他受不住余隽无意间抛出的诱惑。

  机会就在眼前,为什么要放弃,不符合他最初的设想,水到渠成的事就在眼前!

  余隽回房间放了包,洗了手,才带着精油瓶去敲司茂南的房间。

  司茂南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水气。

  余隽盯着他的胸肌说:“用精油按完四个小时不能洗澡,你洗了澡,刚刚好。”

  其实司茂南洗完澡,还有别的意思,可余隽一脸坦荡,心下难受。

  “是吗?我要怎么做。”司茂南在想要不要故意把围在腰间的浴巾给扒了。

  余隽说:“到床上趴着,我给你按全身。”

  “行。”

  司茂南拖了个枕头放在床尾,趴了上去,余隽也把鞋子脱了,跨坐在他腰后。

  司茂南心想,余隽的这个动作不仅刺激,还危险。

  余隽将茶香味的精油轻轻涂抹在司茂南的肩上,背上,腰上。

  他开始从司茂南的颈部开始往下按。

  然后,司茂南就开始后悔答应让余隽给他按摩这件事了。

  原本刚洗完澡,被热水蒸得有点昏昏欲睡,谁知道现在却十分煎熬,倒不是余隽的手法不行,而是,太行了!

  “肩胛骨,蝴蝶骨,听说是会长翅膀的地方?”余隽的声音轻飘飘地传到司茂南耳边,“人不会长翅膀。”

  余隽的指尖往他背脊上按,又轻轻地喊了声:“哥,你今天说,只要我愿意,上你也行对吗?”

  司茂南的肩膀缩了下,这个时候叫什么哥!?

  能不能把这句话忘记?

  司茂南现在是一句话也不敢回应,他头闷在枕头里,被按得又痒又舒服,还有点生理上的变化,是啊,有生理上的变化了。

  余隽的手指滑至司茂南的腰眼,轻轻的按周边的穴位,他听见司茂南嗯哼了一下:“哎,你肾不好呢。”

  司茂南无言以对,闷声道:“……嗯。”这绝对是有史以来,得到的最甜蜜的折磨。

  他不知道余隽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他真的觉得现在的余隽不一样了。

  以前的余隽被他逗两下都脸红,现在已经能够面不改以按他这儿按他那,简直像情场老手。

  不行,人还没追回来就猜测对方有没有过别人,这样不好。

  他们之间有六年的空白。

  堵心。

  余隽没再按一下撩拨一下,而是认认真真按摩,当他的手卡在司茂南的浴巾上时,手被按住了。

  司茂南突然翻身坐起,用力地咬住他的唇,余隽配合他,给予了回应。

  余隽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

  这么大个司茂南摆在他面前,他为什么不吃,为什么要犹豫。

  按摩只过不是他想靠近司茂南的借口,不想跟他分开,一刻都不想。

  想在有他的空间,闻着他的使用的沐浴乳的味道,触摸到他的肌肤,想被他抱,想被他吻,他还想要更多……

  他不想再压抑了,他想要司茂南,他说真的。

  在两人吻得挺尽兴时,司茂南率先停了下来,他亲了亲他的脸颊:“你今天累了,先回去休息。”

  余隽脑子总算冷下来:“好,晚安。”他带上自己的房卡,回去了。

  他找到烟和打火机,走到阳台,趴在栏杆上开始抽烟。

  压抑久了就会变成大变态,疯狂的想抱司茂南,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可是,他也知道太粘人会被厌恶。

  第21章 被抱了

  一夜好眠。

  余隽今天在第五个闹铃响起时,挣扎着醒来了。

  拉开窗帘,天空微暗,好像天气不太好呢,阴沉沉的,没下雨。

  还是晴天给人的感觉更舒服。

  洗漱出来,收到司茂南给他发的语音信息:“早餐买回来了,起来了就过来吃早饭。”

  余隽重复听了两遍,才回复道:好,现在过来。

  站在司茂南面前的余隽发上还沾着水。

  司茂南拿了条干净的毛巾给他擦拭头发:“也不擦干。”

  余隽低着头让他擦,说:“习惯了。”司茂南把毛巾拿开后,他才抬起头,“今天是不是坐大巴出去?”

  “对,要拍出游的戏。”

  “要不要在那边过夜?”

  “应该不用,就在郊区,晚上会回来,预计两三天。”

  “今天阴天还能拍出游?”余隽看着外头越来越阴沉的天。

  “时间是这么安排的,看导演吧。”司茂南丝毫不在意。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廿乱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