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风暴_子鹿【完结】(59)

  温温热的白开水,方颉喝了一口才想起来这应该是江知津刚才吃药时候喝的水,喝了一半,剩下一半。

  ……操。

  方颉迅速把水放回去了。

  幸好江知津好像没注意到,他重新开始播放电影。因为刚才跳多了一段时间,剧情已经到了两个人吵架决裂的一段。

  喧杂的电影声中,方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下去了。

  电影背景声中,方颉犹豫着慢慢开口。

  “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江知津转头看了他几秒,明白了方颉的意思。自己喜欢男人?”

  方颉没有看他,看着电视屏幕一动不动,嘴上答了句“啊。”

  江知津笑了笑,也转头重新去看电影,嘴上慢慢道:“不用特意发现啊。刚开始觉得自己对女孩子好像没什么兴趣,没想过要找女朋友什么的,至于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江知津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接着道:“后来就发现自己好像更喜欢男的。”

  “那你——”

  方颉说了一半,又停住了,看着江知津微微抿了抿嘴。江知津看着他等了一会儿,笑道:“谈过恋爱。”

  “……啊。”方颉道。

  “你不就是想问这个吗?”江知津笑道,“在部队里,大概两年多吧。”

  说完他转过头继续去看电影,语气听起来根平淡。

  “后来我退役了,就分手了。”

  方颉定定地看了对方三四秒,又移开目光,也看向了电视屏幕。

  “哦。”

  其实他还想问问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两个人怎么谈的恋爱,为什么分的手。但是这些问题在他舌尖上打了个转,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虽然确实很好奇,但是问出来好像又太奇怪了。

  电影的结尾男女主分手了,女主远赴他乡求学

  后归来,男主早就结了婚,在街头相遇的时候甚至没人回头。

  这个结尾有些平淡,方颉没能看出什么伤感,江知津已经看困了,窝在沙发里一直没动弹,直到片尾曲响起来才慢吞吞地坐起来。

  “行了,睡吧。”

  方颉也从沙发上起来,汤圆本来已经趴在沙发的一角睡了,被两人的动静惊醒,猛地窜回了猫窝。

  方颉没管它,对江知津道:“再测一遍体温?”

  江知津本来已经往房间里走了,闻言无奈地转过身看着方颉。

  36.6℃。方颉把温度计放回医药箱。

  “记得吃药。”

  “……还挺操心。”江知津气笑了,伸手想要报复性的揉一揉方颉的脑袋。

  他下手一直没轻没重,方颉下意识地偏头一下,江知津手下一偏,指尖从方颉的头上往下一滑,蹭过了对方的左耳与侧颈。

  这个变故让两个人都愣了一秒,江知津飞快收回手,语气还是懒懒散散的。

  “行了,去睡吧——盖好被子今晚还要下雨。”

  方颉冲了个澡,临睡前外面果然又下起雨了,不大,细密的敲在窗子上,发出轻微但是不绝的声响。

  很像电影里的场景。

  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方颉做了个不合时宜的梦。

  连绵不断的雨水,昏暗狭小的房间,空气里全是湿热与沉闷。方颉俯身跪坐在床上,身下压着一个人。

  因为屋里太黑,方颉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却又能清晰地看见对方对方漂亮的腰线,干净利落,没有一起赘肉,在黑暗里白得几乎反光。

  两个人靠得很近,方颉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他的手按在身下人的腰间,顺着滑到了身前,最后慢慢划到了小腹。

  身下的人低低哼了一声,声音有些哑,有些熟悉。

  急促地呼吸声压过了雨声,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要沸腾了,皮肤与皮肤触碰时汗水交融在一起,黏腻又滚烫。方颉下意识地低头,在黑暗中吻了吻对方的侧颈。

  对方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方颉的头,顺着到左耳,又滑到了脖颈与锁骨。

  他的动作很慢,懒洋洋的,带着一点漫不经心。方颉却觉得这个举动有点熟悉。

  方颉抬起头,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

  江知津。

  方颉猛地醒了。

  雨已经停了,窗外天还没亮,屋子里只有一点微弱的光。方颉躺在床上半晌没动作,胸口随着有些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

  等呼吸终于平复下来,他又在床上躺了片刻,然后烦躁地皱着眉,伸手从旁边的书桌上抽了几张卫生纸。

  起床的时候方颉看了眼时间,五点五十。

  他去冲了个澡,又把自己刚换下来的睡衣内裤洗了——为了不那么尴尬,他甚至多洗了几件外套裤子什么的。

  等一切搞完已经快七点,方颉回到房间不想再睡,随手抽了一本英语单词册。

  高考必备单词、高考必备句式、高考必备范文——我怎么会梦见江知津?

  梦得还这么……离谱。

  他更倾向于是被昨天电影的影响,但要是这样,对方怎么会是江知津?

  不过梦里对方的腰确实和江知津差不多,以前帮他上药的时候……

  方颉你疯了吧?

  十分钟没背下来一个词,他有些烦躁,闭上眼睛,用书盖住了脸。

  第34章 电话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