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_景臣【完结】(19)

  后半夜,她梦到了从前和黎思、许哲文还有许思雯一起住在老房子里的时光,争吵声、打骂的痛感,吵得她梦境嘈杂一片,头痛欲裂。

  一阵恶寒中惊醒,惊了一身虚汗。

  黎曼青悄无声息地摸到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再爬进被窝里,这才舒心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陆屿已经不在家中,靠在玄关墙边的腋杖也消失了。

  餐桌上留着他准备好的早餐。

  微信里躺着他的消息。

  屿:「我和陈晨外出办一点事,早餐在桌上,记得热过再吃。晚饭等我回来做。」

  黎曼青走到阳台上往楼底下望,早就没有他的身影了。

  枯枝头上没有积雪,城市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一觉醒来白雪茫茫。

  小雪只是下了一会儿就停了,徒留下冰霜与冷。

  她独自坐到餐桌上把早餐当午餐吃了。

  休息了一会儿,她画了简单的妆容。

  按照计划,她今天要去一个博物馆参观学习。

  出门前,黎曼青翻箱倒柜地找到了尘封一年的手套戴上了。

  -

  事实上,陆屿并不是和陈晨外出办事,而是和一个叫唐厉的人。

  上午跟着他去了一趟工作室,婉拒了好一些合作请求和来拜师的学生。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进来。

  “您看我们可不可以合作推广,现在网络发达,您不仅作品优秀,样貌又出众。在网上随随便便一宣传,必然能在年轻人中引起热潮,到时候商业价值上升不说,还能让年轻人对陶瓷有所了解。您怎么看?”

  陆屿抬头问身边的人:“唐厉,这是哪的人?”

  唐厉翻了翻资料说:“瑞万的。”

  陆屿把电话交给他:“拒了吧。”

  唐厉和对方说完,挂断电话问:“屿哥,你这段时间都到哪去了?怎么还把腿给搞伤了?”

  陆屿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说:“过段时间回来。”

  “对了,任凛呢?”陆屿问。

  “在后头烧窑呢。”

  他们穿过一条石板路,拐进一间更宽敞房里。

  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坐在地上,懊恼地搓着自己的头发。

  那是陆屿名义上唯一的学生,是爷爷朋友的孙子。

  陆屿淡淡地瞥了一眼他手里夹着的青瓷片,“给我看看。”

  任凛垂头丧气地站起身,把东西呈到他面前。

  “颜色太闷、不匀、太灰。”

  陆屿审视了一番,给出评价。

  任凛闷闷不乐地说:“我知道……”

  陆屿审视他的表情说:“再去烧,修改釉药配比,可以参照我给你的,也可以自己琢磨,烧到你自己满意为止再拿给我看。”

  青瓷的颜色本就难把握,即使是曾经的官窑,也是在数以万计残次品的堆积下,才诞生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雨过天晴云破处”的“天青色”。

  如今,即使是研究了一生的大师也无法复刻那样的美丽,陆屿自然没有在苛求这些。

  只是在以一个合格的现代陶瓷艺术品的标准要求任凛。

  “陆屿,陆屿!”小巷里跑来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人,雀跃着,一见他就忍不住露出大大的笑容,“我听说今天你也回来,就跟着凛凛来了。”

  女人名叫任雪,是任凛的姐姐,19岁,还是个大学生。

  陆屿瞥了一眼,继续和任凛把话说完:“失败一个就垂头丧气,你要这样不如别学,打起精神。”

  他指了指墙角堆起的一堆碎片。

  那些都是陆屿不满意的残次品,被他砸碎了。

  “陆屿,陆屿,你没看到我来了吗?”任雪绕到他面前。

  陆屿的笑意止步在嘴角,没有漫进眼底,淡声问:“看到了,怎么,今天不用陪你爷爷?”

  “不用,我跟爷爷说了我不舒服,就偷偷跑来了。”

  “骗人不好,下次别做。”他笑着说,“另外,我不记得我有收你为学生。”

  在骗人这个问题上,陆屿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双标。

  任雪听了笑嘻嘻说:“我当然不是啊,凛凛才是。我就是来看看你的,听说你出车祸了。哪个不长眼的?”

  “既然不是学生,我这里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任凛应该告诉过你。”陆屿说。

  任雪撅起嘴:“那你也收我为学生不就行了。”

  “不收,同一时间只带一个学生是我的规矩,不能坏了。”陆屿转头对任凛说,“任凛,以后别带人来这。”

  唐厉同情地看着任雪,她一脸伤心的表情,与陆屿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唐厉,愣着做什么?”

  他愣神的功夫陆屿已经走出了老远,等着他开车载他去博物馆。

  “诶诶来了。”

  车上,陆屿低头翻看着一些陶瓷作品的照片。

  唐厉的小眼睛不停地往后瞄:“屿哥,你对任雪好点不行吗,那毕竟是你爷爷朋友家的宝贝孙女。人小姑娘不就是喜欢你,情窦初开的年纪嘛,很正常,你稍微对她温柔一点。”

  陆屿抬眸:“我的态度不够好?还是我说过的话还不够清晰?”

  唐厉吐了吐舌,不再说话。

  陆屿非常明确地和任雪说过别对他抱任何期望,他有喜欢的人,但任雪听不进去。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