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我是认真的_耿其心【完结】(85)

  他顿了下,继续道:“当时我们是清场接待的,对方是申城来的政府代表,来日本进行文化交流活动。”

  他这句话说完,餐桌上立时陷入微妙的沉默。

  施旖旎和尤真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款震惊。

  文化交流活动的……

  政府代表??

  程柏宇切割牛排的餐刀微顿,缓缓抬眸看向江芸念。

  原烨划动平板的手指未停,似乎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

  江芸念眉心动了动,垂睫轻声道:“嗯,应该吧……”

  ——含糊的,刻意低调的语气。

  但神色里有掩不住的得意,浑身上下简直都恨不得张扬高呼“你们看到了么我老公可是XXX!”

  施旖旎也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全程都在cue她老公了……

  江芸念挽了下耳边碎发,嘴角依旧弯着:“你们的伴手礼不错哦。我有收到寺庙的御守,还有手抄的心经。”

  “江小姐的珍珠耳坠——”一直没有说话的原烨突然开口,他放下平板看向江芸念,“也是先生送的礼物吧?”

  江芸念愣了下,微笑点头:“是啊。”

  “巧了。”原烨饶有兴致地挑了下眉,“怪不得我觉得有些眼熟。”

  “我父亲半年前在一场拍卖会上,拍到了同款珍钻项链,送给我妈当生日礼物的。”

  男人语气颇玩味,施旖旎脑中一轰,一下子反应过来——

  “我见过妈妈那条珍珠项链。”她扭头跟原烨道,“是旧藏首饰,很有价值的!”

  “江小姐这对耳坠,应该也不便宜吧?你先生……”施旖旎别有意味地顿了下,“好阔气的手笔啊。”

  江芸念怔然,脸色刷白。

  她这才意识到他们是什么意思。

  现场的镜头都已停止拍摄。

  其实,在刚才唐泽宇说到“政府代表”时,触觉敏锐的摄制组就叫了停。

  此时,导演一边打电话一边又开始直搓手——这次是急的。

  出大事情出大事情!

  这可要比原烨那句“又想被X”来得严重多了……

  “或许……”唐泽宇轻声打破沉默,“我——”

  “或许你搞错了!”江芸念连忙接上他的话,“我也记错了!我老公不是十一月去你那儿的,应,应该是天,是夏末!”

  唐泽宇张了张嘴,双手合十,姿态诚恳:“可你收到的心经,确实是我手抄送给申城代表的。我只送出一份。”

  江芸念:“…………”

  施旖旎觉得江芸念这出“我锤我自己”的戏码,有点似曾相识。

  唐泽宇目光动了动,再次开口:“要么……”

  “要么什么?”江芸念连忙问。

  她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渴望唐泽宇能够说出“搞错了记错了”之类的话。

  只要还有一丝转机,她也许就不会凉……

  “要么——”僧人拿起手边的佛珠,一脸悲悯地看着江芸念。

  “我为你吟一遍《大悲咒》吧?”

  第37章 “原先生以前有喜欢的人……

  第二天《好久不见》开始直播时,江芸念不见了。

  节目组官方给出的消息是“私人原因退出拍摄”,但网友们头天晚上就扒出了真正原因。

  【申城和八方堂的官方活动,还出了新闻和照片呢,时间和地点都对上了(链接)】

  【昨晚就有人扒出来了,姓贾,正处级别,已经被停职调查了】

  【小三的那对耳环七位数也扒出来了(链接),七位数,呵呵】

  【卧槽,这不止停职了吧,要进去了。】

  【肯定要进去了,昨晚全网都在扒这事,影响太差了】

  【哈哈哈这小三绝了,雷神大锤锤死自己】

  【说真的,她这算不算洗白了?毕竟反贪大功臣(狗头)】

  【别人坑爹,她坑夫:)】

  【是不是夫还两说呢,豆瓣刚扒出来的(链接),八方堂活动里有张合影貌似有贾处长夫人!】

  【!!好家伙,所以小三不是嫁人了,是……重操旧业了??】

  【想也知道啊,那年纪都能当她爹了。】

  【吐了,还一口一个老公的[呕]希望小三也能进去[呕吐]】

  ……

  开播第一天就出了一位“法制咖”,节目组也不敢再搞事情了。第二天开播就转了性,随着镜头的切换,节目在两种风格间分裂跳跃:尤真和唐泽宇跟演日式偶像剧一样,两个人一会儿你听我讲经,我帮你煮咖啡的,明明什么过火的行为都没有,但就是有种暗流涌动的感觉。

  尤真的粉丝还坚持说是“节目效果”,“有剧本”,后来也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有剧本在演戏,混血帅和尚也是有史以来和她cp感最足的,简直“暧昧快拉出丝来了”。

  镜头转到施旖旎,原烨,和程柏宇这边,就又有点甜爽文的风格了。弹幕有人说施旖旎故意拉着老公在前任面前秀恩爱,施旖旎看到后很不屑——他们本来就挺恩爱的好么,这就是他俩的日常啊:

  “妈妈让我选一条裙子,你说是红色还是明黄好呀?”

  “all in.你穿这两种颜色都好看。”

  “切,真敷衍……”

  “说起敷衍,我听说有的男人会把前女友的东西送给现任。”

  “那不叫敷衍,那是不要脸。”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