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_东施娘【完结】(3)


*
殷敏倒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醒来的时候,刚醒来就对上一双肿得像桃子的眼睛。
“三皇子,你好歹醒了,你都快吓死奴才了。”

☆、第二章

素和端坐在案几前焚香,他原来就喜欢做这个,现在入了皇宫,倒是只能闲着做这个呢。两只素白的手灵活地动着,香气逐渐弥漫了出来。
“今日又是十五了?”他问旁边的赫英。
赫英答了。
素和抬头望了下天色,此时日头高照,薄云勉qiáng遮了点天幕。
“国师今日恐怕也不会再来了,传膳吧。”
新帝登基已有半月,这半月里,乌黎以雷霆之势掌管了朝廷,成了未有名却有实的摄政王,连新帝都要叫乌黎一声亚父。素和也留了下来,从奉君摇身一变成了新帝的太师。
午休过后,素和便坐轿去了皇上那,他端坐在轿子上,清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qíng。待轿子停下,他才由赫英扶着下了马车。在这皇宫里,再没规矩的人也要变得有规矩。
新帝并未居住在先帝的宫里,而是仍住在原来的无虑宫。
无虑,本是先帝对自己这个小儿子的期许,他前面两个哥哥太优秀,他天生笨一点也没关系。只不过现在,他也没办法无虑了。
无虑宫宫殿不大,离上朝的地方也有些远。素和刚下轿,就有人迎了上来。
是新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小夏子,从小在新帝身边伺候。
小夏子麻溜地跪在地上,“奴才给素和太傅请安。”
“起来吧。皇上这时起了吗?”
素和这一问,却见小夏子面露难色。他立刻反应过来,温和一笑,“没事,我可以在偏殿等一会。”
这一等便等了半个时辰,饶是素和脾气再好,此时头也疼得厉害。他站起来直接往新帝的寝宫走去,这一路也没人来拦。新帝这无虑宫宫人都换过,唯独没换的就是小夏子。
寝宫门半阖着,素和让赫英在外面等,自己走了进去。他走路无声,没几步就听到小夏子的声音。
“皇上,我的好皇上,太傅都等了许久了,您就起吧。”
过了一会,才有声音答他。
那声音带着几分小孩子才有糯气,说话的腔调也弱弱的。
“小夏子,寡人困。”
“皇上没有休息好?”素和突然出声,把主仆二人都吓了一跳。小夏子看见素和,眼神慌乱一瞬又镇定下来,向素和请安后,便说:“皇上年幼,还望太傅见谅。”
“你说的话,倒像是我会吃了皇上一般。你下去吧,既然皇上今日不想起chuáng,在这里讲课也是一样的。”
小夏子应声出去了,可眼里的担忧却藏不住。素和出声之前还见到一只手抓在huáng色帐子上,此时已经收了回去。
素和走近龙chuáng,行了个跪礼,“微臣拜见皇上。”
帐子里没有声音,素和也不起,过了一会,再听到里面人说。
“太傅快起,寡人……寡人此时容貌不整,实在不宜见人。”
素和没有起来,只说:“皇上不想见到微臣,那微臣便跪着跟皇上讲课。”
话落了会,帐子便撩起一角,新帝的脸隐约露出。新帝肖父,但唯独一处不像,就是眼睛。他眼睛遗传了生母,是双猫儿眼,加上他如今尚且年幼,面容的俊朗倒减弱了许久。
此时那双猫儿眼眼角略红,里面还有几分睡意。
素和不动,只看见他。新帝挣扎了下,还是慢吞吞爬起来,将帐子彻底撩起,“太傅去外面稍等片刻,寡人梳洗一番就来。”
他嘴唇略嘟起,仿佛被素和欺负了一番。
素和知道新帝脑子不太好,他在听闻自己父兄死讯的时候,只是瞪圆了那双猫儿眼,啊了一声。
乌黎当时就轻蔑一笑,将新帝直接丢上了龙椅,“从今以后,你就是皇帝了。”
新帝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许久之后才说:“我当皇帝,那我的父皇呢?我的大皇兄和二皇兄呢?”
“他们死了。”乌黎说。
新帝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哦了一声。
“那微臣在外面等皇上。”
*
小夏子刚服侍完新帝换了衣服,正要传膳,就听到外面通报国师来了。他立刻握住新帝的手,叮嘱道:“皇上,你今日可要听话,国师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别再惹国师生气了。”
“哦。”新帝略有些呆地点了下头,随后便伸手扣了下自己衣服上刺绣。
小夏子不放心,但再不放心也没有办法。有时候他也希望新帝聪明点,但聪明了也许就像他两个哥哥一样了。
乌黎进来后,并不请安,寻了位置便坐下来,自然有宫人送茶水上来。他抿了口茶,一双清冷的眼睛才望向新帝。
“你们先下去,一炷香后再传膳。”
宫人离去后,新帝才慢悠悠挪过来,他也不看着乌黎,偏着头,“亚父今日怎么来了?”
他说话时,又长又卷的睫毛抖得厉害,透露出主人的心思。
新帝同先帝最不像的就是这双眼睛,先帝是双不威而厉的丹凤眼,睫毛短而硬,透着肃杀之意。
乌黎看他,话语中隐隐透着不悦,“你今日白日又做了什么?”
“没什么,上朝,睡觉,听太傅讲课……”新帝说。
“你睡了多久?”
新帝不说话了。
“该不该罚?嗯?”乌黎尾音上扬,吓人得狠。
新帝抬手揉了下眼,说了声是。
乌黎眼睛乌沉沉的,宛如深井死水,“那跪下来吧。”
新帝没动,只说:“寡人是皇上。”
乌黎微微眯眼,又听到新帝下一句话,“能不能拿了软垫再跪?”
他扭过头看他,那双猫儿眼清澈见底,不像他父皇一般,总是晦涩难懂。

☆、第三章

小夏子是半柱香后过来的,他小心翼翼地在门外禀告了一声,就听到里面传来不小的动静。
乌黎的声音是过了一会,才传进来的,“进来吧。”
小夏子这才带着人进去,进去时他用余光往内殿瞄了一眼,看到新帝背对着他站着,似乎在跟国师说话。
乌黎留下来一起用膳,用完膳也不急着走,小夏子看着快到了宫门落锁的时辰,心里叹气,却只能带着还一脸懵懂的新帝去沐浴。新帝沐浴完,已经困得不行,打着小哈欠问小夏子,“寡人明日可以晚点起吗?”
“不可以的。”
新帝不高兴了,小夏子看着对方,却只能苦笑,“皇上,奴才今夜睡在外面,就不守着皇上了。皇上自己进去吧。”
新帝看他几眼,“寡人知道了。”
他自己一个人进去了,寝宫里面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他好不容易走到chuáng边,刚摸上去就被人搂住了。他受惊一般看着抱住自己的人,“亚父!”
乌黎仿佛也刚沐浴完,一头青丝温顺地垂落在两颊处,身上带着幽香,一双浅灰色眼眸正盯着新帝。
“殷敏。”乌黎缓声道。
新帝眨了下眼,“亚父,寡人叫殷辛。”
殷辛说完这话,就扭了扭,想从乌黎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可他没挣扎几下,就被压住了。一只冰冷的手也从他脸上慢慢摸过,摸了那双清澈的猫儿眼,摸了挺拔的鼻梁,再摸了那张红色菱唇。
殷辛眼角红了红,有些委屈,“亚父,寡人困了。”
乌黎眼神深幽,对殷辛说的话仿佛没有听到,反而拿了一条锦帕将殷辛的眼睛蒙住。
待殷辛裤子被扯下,他才似乎有些其他反应,着急地推乌黎,“亚父,不要!寡人不要做那种事qíng,会疼的。”
可是他的力气根本抵不过乌黎,乌黎本就是习武之人,身下的少年尖叫了一声,随后就被捂住了嘴。乌黎动作用力且不怜惜,少年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只漏出呜咽之声,乌黎眼里也没有多少qíng.yù,更像是泄愤。
“殷敏,你要是在地下看了一定会气死吧。”乌黎勾起唇笑了,他看着已经有些失魂落魄的殷辛,心里得到的奇异的满足感。
他是一次酒后不小心碰了殷辛,对那夜的记忆他并没有太多,只记得自己似乎一直在叫殷敏的名字。
太恨,导致人死了也无法释怀。
乌黎抒发之后,叫了人,小夏子立刻自己送了水进来。他不敢抬头,将水放好就退了出去,出去时听到了殷辛一声抽泣声。
乌黎一直盯着小夏子看,待身旁之人抽泣后,才把注意力转移过来。殷辛蜷缩在chuáng上,他眼睛仍被覆着,脸颊上全是泪水,雪白的腿露在外面。
乌黎将人抱起,也不急着取下锦帕,先抱人去清洗。洗腿间的时候,殷辛抖得厉害,直叫疼。乌黎冷眼看着,也不哄他,待清洗完才将人放回chuáng上,将脸上锦帕取下。
殷辛一得自由就往里面缩,缩了两下又叫疼。乌黎没理他,穿好外衣往外走了。
小夏子这才偷偷摸摸地进来,chuáng上的人似乎哭着睡着了,他本想看看伤势,但还是收回了手。
待殿里重新恢复安静,本该睡熟的人缓缓睁开眼,那双本应清澈的猫儿眼此时含着冲天的恨意。
又是几日过去,因为这秋伏的天气,殷辛的胃口比往日更小,上着素和的课也会睡着。素和这日穿了件浅蓝色的素锦,脸上戴着金色面具,只露出红唇和下巴,头发用一根翎尾给挽了起来,留了一缕垂落在胸前。日光透过窗子徐徐落在他的身上,衣服上仿佛有了光晕。
他给殷辛讲的课并不高深,可以说乌黎本来就不准备让殷辛学什么帝王之术。
他讲了关于仁义的一段后,发现周围悄然无声,平日殷辛总是会发出一点细碎的声音。他不禁抬眼去看,就看到少年天子此时一手撑着下巴,眼睛已经闭上。
睡着了。
素和放下书,看着殷辛这几日明显瘦了一圈的脸。之前便无意听到小夏子跟御尚房的宫人说,让他们准备慡口的吃食,说皇上这几日没什么胃口。他虽然不喜欢对方,甚至因为其父的原因更加上一点本能xing的厌恶,但对方毕竟还小。
素和起身走到殷辛旁边,正准备将人唤醒,让他回去休息,却从对方微开的领口里看到少年雪白的脖子上有一枚暗红色的印子,显眼得很。
素和迅速表qíng一变,他不是未经人事,这印子一看就是吻痕,只不过殷辛身上怎么会有这个?
他推醒了对方,看着殷辛猛地惊醒,还嘀咕着说:“寡人没睡着,寡人只是眯了一下。”
“皇上。”素和打断了他,“你脖子上这印子怎么来的?”
本来还有些睡意的少年天子听到这句话却是脸都白了,眼里也迅速浮上一层薄薄水雾,紧紧地抿着唇。
素和心里一咯噔。
“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殷辛略低下头,两只手的手指缠绕在一起,可眼神里的慌乱却是藏不住的,“没有。”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东施娘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