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遭遇_[法]纪尧姆·米索【完结】(42)

  他点了点头说:

  “那时我是学校摄影俱乐部的负责人。当时在现场,我先给弗洛朗丝和奥利维娅速拍了几张,然后就投入工作中到处抓拍。不过,直到几星期后,我听到了大家谈论这个女生和老师私奔的事情,才开始整理那天拍的照片。这张照片是我拍的第一组中的一张。我拿着它去找了《尼斯早报》,他们马上就买下了它。”

  “可是照片被裁剪过,不是吗?”

  他眯起了眼睛。

  “确实。你眼睛真尖。为了让构图更紧凑,我放大了照片,只留下了两个主角。”

  “原版照片您还留着吗?”

  “我把一九七四年后拍的胶片照片全让人做成了电子版的。”他说。

  我本以为有希望了,可他却皱着眉说:

  “所有照片都存在某个服务器上,或者用他们的话说是存在云端了。可我真不知道怎么把它们找出来。”

  见我一阵慌乱,他让我用网络电话Skype联系他在洛杉矶的助手。他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日本姑娘睡眼惺忪的脸:

  “嘿,优子,能帮我个忙吗?”

  她梳着松石蓝的长辫子,身穿洁白无瑕的衬衣,还系着一条学生领带,像是马上要去参加角色扮演大会的演员。

  达拉纳格拉详细说明了他想找什么,优子说会尽快回复我们。

  挂断Skype后,摄影师走到厨房的石质料理台后,抓出搅拌机,准备做点喝的。他将菠菜、香蕉块和可可奶放入一个玻璃碗中。三十秒后,他把暗绿色的奶昔倒进了两个大玻璃杯里。

  “尝尝这个!”他边走向我边说,“对皮肤和胃特别好。”

  “您家里没有威士忌吗?”

  “抱歉,我从二十年前就不喝酒了。”

  他喝了半杯饮料后又说起了雯卡:

  “那个女孩根本用不着什么摄影高手给她拍照,”他一边说,一边把杯子放在电脑旁,“你只需要按下快门,等你冲洗照片时你就会发现,照片里的她比你看到的更美。我很少能遇到拥有那种气质的人。”

  他的话让我很不高兴,就好像他拍过好多次雯卡似的。

  “我就是拍过她很多次呀!”当我问起他时,他肯定地答道。

  见我一头雾水,他给我讲了些我完全不知道的事。

  “在失踪的两三个月前,雯卡曾找我给她拍照。我本以为她和我女儿的朋友们一样,是想当模特、拍本写真之类的。不过,后来她告诉我说,这些照片是拍给她男朋友看的。”

  他拿起鼠标点了几下,打开了浏览器。

  “我们拍了两组特别成功的照片,柔美,惊艳。”

  “那些照片您都保存了?”

  “没有,她找我拍照时要求我不要保存,我也就没再坚持。不过,奇怪的是,几星期前那些照片出现在网上了。”

  他打开圣埃克苏佩里国际中学女权学生团体“离经叛道的少女”的社交网站账号,把电脑屏幕转向我。在她们的主页上,姑娘们放上了达拉纳格拉刚刚跟我提到的照片,一共二十几张。

  “她们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

  摄影师摊开双手无奈地说:

  “由于存在版权问题,我的经纪人联系了她们。她们声称什么也没做,只不过通过匿名邮件收到了这些照片而已。”

  我怀着些许悸动,细看着这些从未面世的照片。它们简直是对美的赞歌,尽显雯卡的魅力所在。雯卡没有哪里是完美的,但她所有的小小的不完美,集结起来就是一个优雅、平衡的整体,这就是雯卡不同寻常的美。正如那句老话所说的:全部并非部分的总和。

  在她的微笑背后,在那张略显高冷的面具之下,我看见了当年未曾察觉到的痛楚。至少,那是一种安全感的缺失。日后,当我接触其他女人时,也时常会有这样的感受:美,也是一种精神历练,一种脆弱的权力。有时,我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行使这种权力,还是在为它饱受痛苦。

  “之后,”达拉纳格拉接着说,“雯卡让我拍的东西就很落俗套,甚至几近色情。我没有答应,因为我觉得那是她男朋友的意思,她自己好像并不太想。”

  “她男朋友?是谁?亚历克西斯·克雷芒吗?”

  “我估计是。现在看来似乎很正常。可当时我还是挺担心的。我可不想掺和进去。尤其是……”

  他顿了顿,欲言又止。

  “尤其是什么?”

  “这不太好说。当时的雯卡,前一天可能还光彩照人,第二天就消沉沮丧、萎靡不振了。我觉得她的状态非常不稳定。还有,她的另一个要求让我心凉了一大截:她让我悄悄跟着她,偷拍她和一个老男人的照片,用来敲诈勒索,这真的很不光彩……”

  一声清脆的电邮通知音响起,打断了达拉纳格拉的话。

  “呀!是优子!”他看了一眼电脑说。

  达拉纳格拉点开邮件,查收了年末舞会的五十多张照片。他戴上半月形眼镜,很快就找到了雯卡和亚历克西斯·克雷芒跳舞的那一张。

  拉法看得没错,照片确实被裁剪过。没被放大的照片呈现出的是另一幅画面:雯卡没和克雷芒一起跳舞。她正在一边独自跳舞,一边望着另一个人。照片前景里的那个男人只有背影,轮廓模糊不清。

  “妈的!”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