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回鹘史_朱悦梅/杨富学【完结】(60)

  第六章 甘州回鹘与张氏归义军的关系

  第一节 归义军政权与回鹘的早期接触

  归义军政权的建立者是张议潮(又作张义潮)。大中二年(848年),张议潮领导沙州百姓起义,赶走了吐蕃统治者。接着,张议潮率领蕃汉之军,在短时间内相继收复了瓜州、肃州、甘州、伊州(新疆哈密)、西州(今新疆吐鲁番)等地。河西大部和西域东部沦陷于吐蕃近七十年,至此重归唐朝。甘州回鹘摆脱了吐蕃的统治,积极参加张议潮反对吐蕃的军事活动。张议潮所率的蕃汉之军,其中的“蕃”,即应包括回鹘。大中二年(851年),唐朝于沙州置归义军,以张议潮为节度使,给之以控制沙、瓜、甘、肃、伊、西、鄯、河、兰、岷、廓十一州的节度虚名,但其中并未包括河西重镇凉州。在张议潮于咸通二年(861年)收复凉州以后,势力日增,对唐朝来说,无疑构成一种新的威胁。咸通八年,张议潮在长安留为人质的兄长张议潭因病去世,已经69岁高龄的张议潮毅然离开沙州,“束身归阙”,主动前往长安为质。S. 6161 + S. 3329 + S. 6973 + P. 2762 + S.11564《敕河西节度兵部尚书张公德政之碑》载:“太保咸通八年归阙之日,河西军务,封章陈款,总委侄男淮深”。[1]唐朝以此方法来加强对归义军的控制。

  图6-1 莫高窟晚唐第156窟张议潮出行图

  在张议潮“束身归阙”后,唐朝并未打算将节度使给予其侄张淮深,而是让张议潮在长安遥领节度。为了得到掌控归义军的实权,张淮深于咸通八年(867年)至光启三年(887年)二十余年间,一直频频遣使,请求唐朝授予旌节,但迟迟得不到唐政府的允准,直到乾符初年(874年)以淮深破回鹘有功,朝廷方才赐以归义军节度使之名。[2]但张淮深的目的是控制整个河西地区,故在得到归义军节度使之名后,仍不甘心,进一步遣使求授“河西节度”之名,唐朝依旧是迟迟不予允准,一直维持到光启三年(887年)仍未予之。由于没有得到唐朝的声援,加以内乱相继,此后,归义军对河陇乃至西域的控制力逐渐削弱,而河西、西域诸少数民族乘机而起,原归义军属下的许多地方渐渐脱离归义军的统辖。到张氏执政末年时,归义军实际控制的地区不过瓜、沙二州六镇而已。

  归义军政权存在期间,周边民族众多,强势政权林立,东有甘州回鹘、嗢末余众,西有高昌回鹘王国与于阗国,南有吐蕃与吐谷浑。此外,在沙、瓜、甘、肃、伊等州还分布着原出焉耆的龙家部落,在沙州以西的楼兰一带,散布着小月氏遗种仲云部,使归义军政权自始至终处于一种“四面六蕃围”[3]的复杂境地。在这一状况下,如何处理与周边民族与政权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归义军政权的生死存亡。尤其是同处河西走廊的甘州回鹘,势力强大,长期与归义军政权争夺对河西的控制权,二者间时战时和,对沙州历史的进程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

  840年,漠北回鹘分三支西迁,其中一支投甘州,与原居于当地的回鹘合流,役属于吐蕃,先游牧于焉支山至居延海一带,后逐步发展到甘州一带。而这里地处沙州入唐的孔道,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从文献记载看,甘州回鹘与归义军政权间在最初并没有发生过冲突。后来,随着甘州回鹘势力的增长,逐步显露出脱离归义军的倾向。《张淮深变文》中所谓“早向瓜州欺牧守”[4]似乎反映的就是甘州回鹘对归义军政权的态度。《资治通鉴》卷二五二咸通十三年(872年)八月条载:“是后,中原多故,朝命不及,回鹘陷甘州,自余诸州隶归义军者多为羌、胡所据。”说明自9世纪70年代始,甘州回鹘的势力至少已渗透到甘州一带(尽管不一定占领甘州城),直接影响了丝绸之路的畅通。不唯如此,在其羽翼丰满后,更是挥戈西向,一度占领了瓜州,严重威胁到张氏归义军政权的生存。

  甘州回鹘的发展,除了受归义军政权的制约外,尚受到周边其他多种力量的制约。当时,尽管吐蕃政权被逐出河西,但甘、凉一带仍有大量吐蕃人驻牧,尤其是鄯州(今青海省乐都县)、洛门川(今甘肃陇西县东南)两地,为吐蕃尚婢婢和论恐热的据点,距甘州较近。甘州回鹘处于敌对势力的包围之中,内部组织又不够统一,难以自存。因此,他们东向屡次遣使唐朝请求册封,西向与张议潮联合以共抗吐蕃。P. 2962《张义潮变文》(或《张议潮变文》)记载了张议潮与吐蕃的战争:

  诸川吐蕃兵马还来劫掠沙州。奸人探得事宜,星夜来报仆射:“吐浑王集诸川蕃贼欲来侵凌抄掠,其吐蕃至今尚未齐集。”仆射闻吐浑王反乱,即乃点兵,錾凶而出,取西南上把疾路进军。才经信宿,即至西同侧近,便拟交锋。其贼不敢拒敌,即乃奔走。仆射遂号令三军,便须追逐。行经一千里已来,直到退浑国内,方始趁迭。仆射即令整理队伍,排比兵戈:展旗帜,动鸣鼍;纵八阵,骋英雄。分兵两道,裹合四边。人持白刃,突骑争先。须臾阵合,昏雾张天。汉军勇猛而乘势,曳戟冲山直进前。蕃戎胆怯奔南北,汉将雄豪百当千处……决战一阵,蕃军大败。其吐浑王怕急,突围便走,登涉高山,把险而住。其宰相三人,当时于阵面上生擒,只向马前,按军令而寸斩。生口、细小等活捉三百余人,收夺得驼马牛羊二千头疋,然后唱《大阵乐》而归军幕。[5]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