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_东施娘【完结】(5)


乌黎自然要去,如果殷辛断气,他又无儿子,乌黎便要考虑从宗亲那边找一个来当皇帝。
他刚到,太医们就围了过来,说皇上从腰侧到腿侧有一条几乎深入骨的伤口,恐怕是下午落水时被湖中岩所伤。这伤口导致皇上发热昏迷,至今未醒。
乌黎蹙了下眉,而殿里的哭声也传了出来,他听出是小夏子的了,他看了下周围的宫人,倒没几个有难过的样子。
“你们努力治,若治不好也是天命了,不得qiáng求。”
乌黎话一出,太医们的神qíng都有些微妙,片刻便道:“国师身系大殷,切不可为皇上之事太过担忧伤虑。”
乌黎在旁边的偏殿等着,他看着摆着他面前的点心和茶水,倒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夜慢慢地过去了,待宫人过来说皇上醒了,乌黎缓缓眨了下眼,嗯了一声。
他去见殷辛,让殿里的宫人都退下了。小夏子走在最后,乌黎看到他又哭又笑,似乎在为自己的皇帝醒来感到开心。
乌黎走入殿内,不急不慢地接近龙chuáng,殷辛的一只手伸出了龙chuáng。乌黎看了下那只手,唤了声“皇上”。
殷辛没说话,只是慢吞吞地把手收回去,收到一半被人捉住。
“皇上闹脾气,不理亚父了?可亚父一夜没睡,在等皇上醒。”乌黎说这句话硬邦邦的,但却成功地让chuáng上的小皇帝扭过头来看他。
乌黎微微一笑,刹那间连殷辛都被美人一笑给弄得瞪大了眼睛。
“所以皇上要补偿亚父,皇上亲自写诏书让你外公把西南的兵权jiāo上来好不好?”
他摸了摸殷辛没血色的脸蛋,“亚父没有兵就不可以保护皇上了,那时候皇上就会被坏人欺负了。坏人会把皇上的猫弄死。”
殷辛也想到了他的猫,长睫毛扑了几下,眼泪就落了下来。
后来,小皇帝坐在乌黎怀里,由乌黎握着手,一字一句写着诏书。
写完了,殷辛扭过头看着乌黎,他的眼睛还肿着,像两个桃子。
“亚父,坏人真的再也不可以伤害朕了吗?”
乌黎忙着看诏书,随口应了一声,待看到最后那句“……荣府一家一百三十九口后日午门处斩”略勾了下唇。
他想到荣太公曾经指得他鼻子骂他狐媚惑主,现在才觉得一口气微微吐出来些。对方这段日子不断请书告老还乡,却被他全部驳回了。他就是要不可一世的荣太公死在他亲孙子手上。
乌黎拿着诏书离开了,第三天夜里给殷辛送来了一只从波斯来的异瞳小奶猫还有一件衣服。
殷辛看了猫就笑了,把猫抱在怀里不撒手,但看到那件衣服就往后躲。
“这衣服好臭啊。”
被血染红的衣服当然不好闻,上面还是荣家一百三十九口的血。
乌黎拿着那件衣服,对殷辛说:“皇上不穿的话,那只猫臣就带走了。”
殷辛最后穿了那件衣服,猫被血腥味熏得直接从他怀里跳走了,他站在烛火下,穿着血衣,目光澄亮地看着乌黎。
*
如果心里的怨恨可以杀人。
那乌黎是不是要死上千百回才行?
如果那些死的人有灵魂。
是不是也站在他对面,怨恨地看着自己?

☆、第五章

殷辛身上的伤口未好,他只站了一会就重新躺回了chuáng上,可是脱下那件血衣,那味道却仿佛依旧在他鼻尖围绕,他抬袖嗅了嗅自己,立刻皱着脸说自己好臭。
乌黎还没有离开,他脚边就是那件血衣,他听到殷辛的话,便走到龙chuáng边,看了下被殷辛一手围住的那只小奶猫。那只猫浑身雪白,蓝绿异瞳,水汪汪的,惹人怜。抱着他的人也是一双猫儿眼,同样水汪汪的。
这双眼睛是乌黎所不喜的。
所以才会在每次做那种事qíng的时候蒙上对方的眼睛。
殷辛发现乌黎走近,身体微不可见往后一缩,他缩完之后就咬了下唇,似乎在qiáng忍不继续往后退。因为他太紧张,本来安安静静窝在他旁边,尾巴一摇一摇的小奶猫都叫了声,随后从殷辛的手里挣扎逃了出去,一跃跳下了龙chuáng。
“G,猫!”
他话落没多久,乌黎就重新把那只猫捉了回来,那只猫在乌黎手里几乎不敢动,殷辛看着被乌黎捉到半空连尾巴都不敢动的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猫也怕亚父啊。”
乌黎找了根绳子把猫绑在龙chuáng的chuáng脚处,才对殷辛说:“皇上的伤口三天都不能碰水,明日再沐浴吧。”
殷辛点点头,乖巧地趴在chuáng头,一只手摸小奶猫的毛,“亚父,把它绑在这里,它会不会很难受啊?”
“可是不绑住,它晚上可能会偷偷溜走。”乌黎平静道,“皇上要松开吗?”
殷辛连忙摇摇头,“还是绑住了,绑住了它起码在我身边。”他刚说这个,就叫了一声,随后飞快地把手缩了回来,缩回来的时候他却愣了下,把手举起来左右看了下,“好奇怪,没有伤口G。”
乌黎说:“指甲亚父让人连根拔了,它不会再长指甲了。”
“不会再长指甲?这样它不是再也没办法自己捉老鼠吃,也没办法爬树了?万一有坏人欺负它怎么办?”
乌黎看着殷辛,“皇上不是会保护它吗?”
“就像亚父保护朕一样吗?”
“嗯。”
乌黎离开时把那件血衣给带走了,他刚走,小夏子就走了进来。小夏子看到殷辛好好地趴在龙chuáng上,还玩着猫,心里总算安了些。他悄然无声地走到殷辛旁,“皇上,夜深了,休息吧。”顿了下,“奴才还是把猫抱下去吧,这畜生就是畜生,万一抓伤皇上怎么办?”
殷辛却说:“小夏子,亚父把它的指甲都连根拔了,它不会再长指甲了。”
小夏子愣住了。
殷辛捏住小奶猫的一只爪子,语气天真又无辜,“小可怜。”
*
殷辛受伤,早朝就暂时不用去了,乌黎似乎很忙,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长到殷辛的身上的伤口完全长好,长到他可以下地蹦蹦跳跳。
他抱着猫坐在宫殿的门栏上,小夏子从外进来,就叫了起来,“皇上怎么坐这里,这里多脏,我们坐椅子上去吧。”又骂周围的宫人,“你们都是瞎子吗?不知道搬个椅子给皇上坐。”
殷辛一只手托着下巴,“小夏子,朕好无聊,亚父不来,太傅不来,也没有人叫朕去见那些长着大胡子的大臣,”
小夏子的神qíng一下子变得难过又心疼,他走到殷辛的身前,蹲下来,努力笑出来,“皇上身体还没好全,那些辛苦的事qíng就让别人去做吧,皇上只要好好吃饭好好长大就可以了。”
殷辛抱着猫站起来,“朕要去见亚父。”
小夏子眼睛微瞪大,“皇上要去见国师?”
“对啊。”殷辛把手里的猫塞给小夏子,“小夏子,你先抱一会,等见到亚父你再把毛团还给朕。”
殷辛闹着要去,小夏子哄了许久,哄不好,只好带他去。自先帝殷敏去世,殷辛登基,乌黎就在宫里设了一个天极宫。
平日白日里乌黎一般都在天极宫里处理国事。
可是殷辛到了天极宫却没能进去,守着天极宫门口的宫人一脸为难地说:“皇上,此时国师跟太傅在一起,恐怕没时间见皇上。”
小夏子袖子的手握成拳又松开,他还没说话,就听到殷辛清脆的声音响起,“你去跟亚父说朕来了,他一定会见朕的。”
那宫人没动,殷辛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不动?”他说完这个,gān脆伸手推开那个宫人,自己冲着门内喊,“亚父,朕来看你了!”
小夏子冷着脸看着那个宫人,“你尽管去回报,国师此时有没有空不是你一个奴才能决定的。”
那个宫人只好进去禀告了,殷辛喊了一声也停了下来,安静地站在原地。进去的宫人过了很久才出来,出来时也不敢抬头,只是闷声说:“国师事务繁忙,此时不宜见皇上。”
殷辛回头看了小夏子一眼,犹犹豫豫地说:“那亚父什么时候可以见朕?”
“国师想见皇上,会去找皇上的。”
小夏子也对殷辛说:“皇上,我们先回去吧。”
天极宫内。
素和把手里的茶杯放下,眼神冷淡地往门口扫了一眼,又看向正在看奏折的乌黎,“你不去见见他?”
乌黎表qíng很平淡,“见他做什么?”
“你杀了他外公一家,也该哄哄他吧。”
乌黎听到这句话,握笔的手顿了下,他抬眼看向素和,“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杀的。”
素和看着乌黎,过了会,才说:“乌黎,他不是殷敏,殷敏已经死了。”
殷敏被他们亲手所杀。
可是素和却时常觉得殷敏没有死。
也许对方死时的表qíng太不甘心,让他产生这种错觉。
乌黎平静回道:“我知道。”
素和看对方坐在那里,却仿佛看到一具白骨披着华丽外衣坐在他不远处,用空dòng的眼睛望着他,虽然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
明明同对方在一起,却没有一刻读懂对方的心思,甚至对方在他面前qíng绪外露的次数都很少,乌黎总是平静冷淡的,唯独在殷敏面前,他才能看到对方qíng绪的变化,甚至在殷敏活着的时候,提到殷敏,乌黎的qíng绪都会有起伏。那日他们杀了殷敏,乌黎却一个人守着殷敏的尸体一晚上之久。
素和那夜没有睡着,当他第二日看到乌黎时,却发现对方似乎哪里有了变化。
素和不愿再深想,也不想再坐下去,他起身对乌黎说:“我先回去了。”
乌黎只点了下头,素和习惯了,走出天极宫却发现小皇帝还没有走。
殷辛看到他时,先是眼睛一亮,随后小跑过来,笑容灿烂地对他说:“太傅,你跟亚父说完话了?”
素和沉默半瞬,才点了下头。
“那朕可以去见亚父了吗?”他说完这句话,就想往里面冲,却被素和拉住了。
素和看他,“皇上,你亚父很忙,要处理很多国事,没有时间陪皇上玩,太傅认识一个人,他跟皇上差不多岁数,皇上无聊的话,太傅让他进宫陪皇上玩好不好?”
第二天,那个人就进宫了。
进宫的第一天就给皇上甩了一巴掌。
殷辛脸都被打肿了,他错愕地捂着脸,看着面前的人。
“表弟,你为什么要打我?”
“殷辛,你有没有心?!亏外公那么疼你,你一纸诏书,杀尽荣家人,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殷辛,你有种把我一起杀了啊!”
那人被几个宫人压在地上,可望着殷辛的眼神是仇恨。
“你们殷家人就是废物,你爹是废物,你也是!”他大声骂,又哈哈大笑,“殷朝都是毁在你跟你爹手里,好个大殷朝,哈哈。现在这天下人只知国师乌黎,不知有皇上,多可笑,可笑那乌黎是个卖屁股的兔儿爷。”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东施娘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