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鸟不会归来_[日]市川忧人【完结】(7)

  从做报告的客厅换到这个房间,休招待特拉维斯共进晚餐。休知道像这样适当地让下属尝到“曾受到特殊对待”的滋味,能够加强他们的忠心。

  然而这一手只在干部级别的人身上有用。对底层的人用同样招式,基本上只会让他们生出傲慢情绪。

  所以现在坐在休面前的,只有特拉维斯一个人。同来的另外两个人——伊恩和恰克,报告一结束就让他们回去了。餐厅里只有休和特拉维斯,还有站在斜后方待命的女佣而已。

  没看到罗娜,又跑哪儿玩儿去了吧。想到亡妻留下的独生女,休的嘴里尝到一阵苦涩。

  伊莎贝拉——休在心里对妻子诉说。

  ——那孩子跟你太像了。像猫儿一样可爱,又像小狗一样纯真。可是最近,他甚至不知道那孩子在想什么。

  不管容貌如何相似,妻子和女儿都是不同的两个人。对女儿的爱不能替代对妻子的爱,也不能保证会得到女儿的爱。

  如果再多几个孩子——那是他和他妻子所期望的——那这份孤寂也许能排遣掉一些。可她太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也没想过重新娶一个女人。当然,他不是断绝了和女人的一切交往,但让除了妻子之外的女人生下自己的孩子,不知为何,休感到强烈的厌恶。

  地产之王的财富,秘密的收藏——就连那些鸟,都只能满足欲望,却无法填平胸口缺失的那一部分。

  休呷了一口红酒,把空了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穿着女仆装的女佣——帕梅拉·埃里森走上前,为他的杯子添上红酒。

  好女人。不必一一对细节发出指示,她也能察觉主人的心意并采取适当的行动。作为上一个女佣的继任,她已干了两年。以前雇的女佣或秘书中,没有一个像帕梅拉这么会察言观色的。

  黑红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条辫子。不是别具一格的美人,但笔挺的背脊和四方框的眼镜给人一种理智知性的印象。可她隔着女仆装也能凸显出的丰满胸部,又酝酿出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肉欲氛围。这种不和谐的对比屡屡夺走看到她的人——特别是交易方高层人士的视线,这点休是知道的。

  年龄大概三十出头,正是女人最美的时候。在床上她会发出无比美妙的声音吧。在脑中描绘尚未亲眼见过的帕梅拉的裸体,对五十过半的休而言是一种轻微的刺激。

  喝了一口为他新倒上的酒,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情。

  “说到样品,‘毯子’那件事儿现在什么情况?”

  “在那边。”特拉维斯的视线投向靠墙放着的置物篮里的手提箱,接着移到帕梅拉身上。“方便说吗?”

  “没事。”

  帕梅拉的嘴很牢,这点可以打包票。她是从I州的偏远农村来到NY州的,经历极为平凡,这点也通过他的顾问律师调查过。

  特拉维斯还没站起来,帕梅拉就已经走向墙边,把手提箱拿了过来。特拉维斯解开金属扣,从中取出那件东西。

  喔?他不由发出低低的一声。

  “在加尔布雷斯博士的理论基础上,听取了技术顾问的意见。制造条件依然很苛刻,对装置进行秘密操作也极为不易。”

  “性能呢?”

  无视下属的诉苦,休直接问。

  “没问题。”特拉维斯回答说,“目标性能全都达到了。要卖给军方应该足够了吧。问题是量产能力——”

  “民用的平板玻璃和这个,顾客及市场的性质从根本上就不一样。敌国在海那边搞事的时候,军方也不会计较钱的。公司内外,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只有恰克。出于专利的战略考虑,跟加尔布雷斯博士和技术顾问都没说具体内容。”

  做得好——休让帕梅拉把东西放到保险柜中,继续吃饭。

  席间,特拉维斯始终维持不变的表情,但两杯酒下肚,话就开始多了。他似乎正在考虑让大女儿上私立中学的事,看样子家庭生活应该挺幸福。掌握下属私人生活的信息,也是组织首脑的重要工作。

  用完餐,帕梅拉撤下了餐具。又过了一会儿,特拉维斯试探着开了口。

  “对了,社长,我听交易方高层人士说——您在自己家里养了特别珍稀的生物……”

  “喔?”

  休扬起一边的眉毛。特拉维斯顿时狼狈起来——尽管表面上只流露出那么一点儿情绪变化。

  “不不,对方也不过是听来的传言。”

  休在心里暗暗咂了一声。那个动植物园原本是为了慰藉自己才建的,不是为了让好管闲事的人拿来嚼舌根的。他也只给财政高官看过。是谁说漏嘴了?跟SG公司有来往的企业为数众多,但是需要技术开发部部长亲自接见的人就没那么多了。之后必须去敲打一下。

  他再次观察起面前的下属。那么,该怎么回答呢——

  这个人不太会将自己的想法彻底隐藏起来,但只是在休看来如此,其实他控制自己情绪的态度和技术都相当不错。他看上去对工作似乎有那么一些不满,但只要不过界,也可以看作对公司执着忠诚的表现。就算是为了能让女儿上私立学校,他应该也不会放弃现在的地位和收入。能提前完成新样品,光凭这点就已证明他有足够的能力。

  拙劣地掩饰不是好办法。让他知道一点儿秘密反而能提高他的忠诚度。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